返回

江湖遍地是奇葩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71章-情归!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《转码后不显示最新章节请浏览:https://m.shuhouse.com/book/76773/》     第171章-情归!

    “暗格?”沈千凌闻言来了兴趣,这种只电视剧里撞见过情节真是非常值得期待!好奇走过去敲了敲,果然下面像是个空盒子。

    “啾!”球站上头蹦蹦跳跳,非常非常想要!

    “是什么东西?”沈千凌问秦少宇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秦少宇拿出匕首,沿着缝隙划了一道,“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沈受非常紧张!

    球也非常紧张!

    于是等秦少宇拿掉挡板时,抬头就见沈千凌正伸长脖子往里看,球蹲他肩膀上,也正伸长脖子往里看,一人一鸟不管姿势和表情都特别一致,一看就是亲生!

    秦少宇笑出声,伸手捏捏他脸蛋,“沈猪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,拿出来看看!”沈千凌促。

    秦少宇将里头东西取出来,就见是个红木盒,打开后里面还有一个樟木盒,上头挂着一把ji致铜锁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暗器?”沈千凌问。

    “不大可能。”秦少宇摇头,不过为了保险起见,还是示意沈千凌站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球也迈开爪爪跑到沈千凌身边,仰头使劲叫——给抱起来。

    真是非常懂得要好好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秦少宇将木盒轻轻打开,里头安安静静,并没有暗器出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沈千凌他身后探出半个脑袋。

    秦少宇笑出声,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“这要怎么猜。”沈千凌,好歹给点提示啊,简直漫无边际一比那啥!

    “血玉红莲。”秦少宇从中拿出一座剔透血莲花。

    “啾!”球立刻兴高采烈扑上去。

    “血玉红莲?”沈千凌吃惊,“当初凤九夜给我东西?”

    “否则你当他心心念念,追着你是为了什么。”秦少宇道,“本来想用这个表示诚意拉拢你,可惜你虽收了这魔教圣物,却紧跟着就失忆了,按照凤九夜子,又如何能甘心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左右看了看,然后纳闷道,“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。”

    秦少宇流利道,“因为魔教穷,捡个破烂也能当宝贝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:……

    “这种东西还是不要见人好。”秦少宇将血玉红莲重放入暗格,“省得多生是非。”

    “丢了不是ga净。”沈千凌一点都不想房间中出现凤九夜东西。

    “先留一段日子。”秦少宇亲亲他额头,“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啾!”球用特别心碎眼神看他爹娘,显然对于“还没玩就被放了回去”这件事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也听话。”秦少宇揉揉它脑袋,随手放下几颗圆滚滚绿翡翠。

    虽然比起先前血玉红莲差了些,不过胜数量多!球受伤鸟心得到些许缓解,用爪子踢来踢去玩。

    “公子,秦g主。”宝豆门外道,“庄主带着晗少爷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,该来躲不掉。”沈千凌叹气,“父子相见再加上叶大哥事,想一想都头疼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去看看。”秦少宇牵着他手往外走,“省得事情闹大。”

    球先是一扭一扭跟出去,走到半路却又停下脚步,一路目送他爹娘出了门,然后欢乐折回屋中,使劲踩了踩那块地面。

    灰尘顷刻扬起,底下木头也发出碎裂声,可惜木板下还挡着一层寒冰玄铁,非常!

    球又试着踩了一下,结果还是没踩开,倒是爪爪被咯生疼,非常惨。

    “咦?”宝豆进屋后纳闷,“好端端刨什么地。”

    球闷不做声蹲暗格上,目光可心碎。

    真是非常失望。

    而另一头大院里,沈晗已经洗完澡,正与沈庄主一起坐屋里喝茶吃点心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沈千凌从门外走进屋,“你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多穿件衣。”沈庄主皱眉,“若是被你娘看到,又要我耳边唠叨一晚上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又不冷。”沈千凌乖巧帮他捏u,“大哥回来了,爹知道这件事吗?”

    “一进门就有人说了。”沈庄主道,“千枫被你娘叫去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半个时辰。”沈千凌试探,“要不要我去跟娘亲说一声?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沈庄主摇头,“这种事情,先让你娘劝劝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叶大哥很好。”沈千凌煽风点火,“爹爹见了一定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我好端端喜欢他做什么。”沈庄主闻言皱眉,“我虽是没见过叶瑾,却偶尔也会听人说起过,三年五年待满是瘴气琼花谷不出来,找他看个病规矩又多,一听就是个怪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传闻怎么能信。”沈千凌反驳,“传闻还说我能呼风唤雨,你觉得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沈庄主:……

    秦少宇站门口忍笑。

    “总之此事我自有考虑,你无需手。”沈庄主威严道,“以后也休要再提。”

    沈受心里默默。

    他爹怎么能这样呢,道理说不过就摆架子,真是非常不大侠!

    “庄主。”下人外头禀告,“夫人与大少爷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晗闻言立刻站了起来,将手里糕饼放桌上。

    沈千枫推开屋门,带进一gu冷气。

    由于事先被叮嘱过要保密,因此沈晗并没有叫出声,不过眼底还是有亮光,表情也明显兴奋。

    沈千枫笑着冲他伸开手。

    沈晗立刻跑过去,扑进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一年多没见,都长这么高了。”沈千枫揉揉他脑袋,“想不想爹爹?”

    “想。”沈晗使劲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叫你什么?”沈庄主闻言皱眉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沈千枫将沈晗ji给秦少宇,自己跪了地上,“我有事要跟爹讲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地说话就说话,跪着做什么。”沈夫人衝a郏捌鹄础!br/

    “娘。”沈千枫道,“说完该说事情,我自然会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要带个男人回家。”沈夫人道,“方才都说过了,还能有什么别事。”

    “几年前我第一次漠北征战时候,ga下过一件错事。”沈千枫闭眼定了一下神,然后一字一句道,“沈晗是我亲生儿子。”

    一语既出,屋内瞬间就安静下来。沈千凌再心里给他哥疯狂暗赞,终于说出来了,这真是一个历史时刻!

    沈晗紧紧抓着秦少宇衣袖,显然也很紧张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夫人受惊不轻。

    “晗是我亲儿子。”沈千枫又重复了一遍,“当年我为了救一个漠北子,不心中了暗算,然后便有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老天。”沈夫人还是不相信,“你意思是,这个是我亲孙子?”

    “晗千真万确是沈家骨血。”沈千枫道,“我少时做事不周,导致他娘亲郁郁而终,也让他从饱受颠簸之苦,幸而老天有眼,终还是回到了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,过来给我再看看。”沈夫人招手叫。

    秦少宇拍拍沈晗肩膀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晗心翼翼走到沈夫人跟前,犹豫该不该叫。

    沈夫人将他抱进怀里,解开衣看了眼,果然便见着了与沈千枫身上一模一样几颗芝麻痣,于是瞬间喜得眼泪都下来,“真是我亲孙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叫aa。”沈千凌促。

    “aa。”沈晗很乖巧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沈夫人笑得合不拢嘴,抱着不舍得松手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沈千枫看着沈庄主,“为了保护晗不被ji人所害,我当初已经辜负过瑾一次,如今断然不会再负他第二次,还请爹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沈家长子,将来武林盟主,做事考量岂可如此a率?!”沈庄主训斥,“十几岁时年少轻狂犯下错也就罢了,如今怎能依旧凭感情用事?!”

    “我是认真。”沈千枫道,“肩膀上责任我会承担,儿子我会好好养育,瑾我也一定不会放手。”

    “倘若沈家与叶瑾,我只能让你选一个呢?”沈庄主冷冷问。

    沈千凌闻言一愣,不用玩这么大吧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。”沈夫人皱眉,“千枫好不容易才回来,况且还有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一夜时间考虑。”沈庄主起身往外走,“明日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刚想叫住他,却被秦少宇拉住,只好闭嘴作罢。

    “先起来。”沈夫人扶他,“你爹子你也知道,强bi不得,得顺。”

    “娘亲先回去吧。”沈千枫纹丝不动跪地上,“我这里等爹回来。”

    沈夫人埋怨,“你爹若一直不答应呢?你难不成要这跪一辈子!”

    “凌儿。”沈千枫道,“先带娘亲与晗回房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。”沈晗站他身边,“你先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听话,先跟叔叔回去。”沈千枫揉揉他脑袋,“爹明日再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少宇。”沈千枫打断他。

    秦少宇心里叹了口气,抱着沈晗出了屋门。

    “爹爹。”沈晗眼眶发红,趴他肩头往里看,吧嗒吧嗒掉眼泪。

    沈夫人看得心疼,沈千凌趁机扶着她往外走,“大哥ji给我就好,娘亲去哄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要好好劝你大哥。”沈夫人叮嘱。

    “自然自然。”沈千凌拼命点头,看着她娘走过回廊,才转身回到屋内,“大家都走了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回去吧。”沈千枫道,“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安静也能坐着安静啊。”沈千凌劝道,“喾且蜃牛拖衲锴姿档茫羰堑唐谀诓淮鹩Γ巡怀赡慊鼓芤恢惫颉!br/

    “若是爹一直不同意,那我只好带瑾走。”沈千枫闭上眼睛,“跪这里,就当是向爹娘赎罪。”

    “走?”沈千凌睁大眼睛,“你要走?”

    “不到万不得已,我不会走这一步。”沈千枫道,“但若是实被bi无奈,我只有先带他离开,然后等时机适合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走,你走了爹娘一定会伤心,龌褂行£详稀!鄙蚯r枞,“我知道你不想辜负叶大哥,但事情总有解决办法,没必要如此极端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分寸,先回去吧。”沈千枫道,“不必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沈千凌道,“其实我可以陪你聊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安静一下。”沈千凌拍拍他肩膀,“乖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要跪太久。”沈千凌叮嘱,“想清楚了就早些回房,爹爹那边一定会找到解决办法。”

    沈千枫点头。

    沈千凌心里叹气,转身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沈夫人已经将沈晗带回了自己住处,只有秦少宇一人中庭喝茶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秦少宇问他。

    “跪着不肯起来。”沈千凌愁苦,“而且似乎想法也有些极端。”

    “奔?”秦少宇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沈千凌意外。

    “按照千枫子,离经叛道也就只能做到这一步。”秦少宇道,“不难猜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要怎么办?”沈千凌看他,“事情好像比我们想得还要棘手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如何,只能指望岳父早些想通。”秦少宇道,“感情之事,旁人想也不了手。

    “不然我再去找找爹爹?”沈千凌提议。

    “你去找没用。”秦少宇道,“要晗去找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沈千凌点头,“毕竟是亲孙子,撒撒娇说不定就能让爹心软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回房吧,也该休息了。”秦少宇道,“我去找岳母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千凌点头,独自一人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啾!”球还蹲暗格上,眼神可坚毅!

    “都蹲了一个时辰。”宝豆站一边束手无策,“抱也抱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先去睡觉吧。”沈千凌道,“明早皇上派钦差会来,到时候肯定又会忙。”

    “那公子呢?”宝豆问。

    “我等他回来便休息。”沈千凌道,然后走到墙角想抱球起来。

    “啾!”球躲开他手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。”沈千凌蹲它面前,“今日事情太多,我没心情与你玩。”

    球还是很执着蹲暗格上。

    沈千凌将它抱到桌上,然后随手放了两根牛ga。

    球叼起牛ga,一扭一扭跳下桌子,然后继续蹲了暗格上!

    沈千凌哭笑不得,也懒得再管它,aa沐浴完后便躺回h上,一直想沈千枫与叶瑾事情,丝毫困意也无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睡。”秦少宇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睡不着。”沈千凌坐起来,“事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晗屋内劝沈庄主,多少总会有点用。”秦少宇坐h边,“千枫依旧不肯起来,其实也好,起现沈夫人已经默许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子嗣也有了,爹爹为什么还是不肯答应?”沈千凌问。

    “无非是碍于日月山庄地位,再加上千枫将来前程。”秦少宇道,“毕竟站沈庄主立场,他考虑事情不会像我们如此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地位前程无非身外之物,又哪有彼此相伴来实。”沈千凌闷闷倒回h上,“若是叶大哥知道现这副状况,一怒之下回琼花谷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我喜欢。”秦少宇亲亲他脸蛋。

    沈千凌纳闷,“叶大哥一怒之下回琼花谷,这有什么好值得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一句。”秦少宇道,“前一句,地位前程都是身外之物,哪有彼此相伴来实。道理谁都懂,能做到人却没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若换做你呢?”沈千凌捏住他脸颊,“能不能做到?”

    “一定不能。”秦少宇摇头,“什么时候肚子饿了,别人给一背篓红薯我就将你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这追求!”沈千凌教育,“起也要两背篓!”

    秦少宇失笑,“嗯,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洗澡吧。”沈千凌眼底也有些笑意,伸手帮他整整头发,“有事明早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一夜风很冷,天空甚至还飘了雪花。沈夫人衝a鄱樱扇送吞土嘶鹋栌朊尢海峙懔怂徽笞爬肟缓蟠盗苏灰拐硗贩纭br/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沈庄主就被沈夫人从h上叫起来,促他去看大儿子。

    “跪便让他跪,又没人bi着他!”沈庄主虽说嘴上,却终还是下h去了客厅。沿途有丫鬟抹眼泪,“庄主怎么能如此心狠,大少爷刚回来让他跪了一夜。”根本就是个王母娘娘,简直想一想就要心碎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沈庄主咳嗽。

    丫鬟被吓了一跳,赶紧匆匆行礼后便跑开,生怕晚了会被罚。

    怎么悄无声息突然就出现身后简直可怕!

    沈庄主走进客厅,果然就见沈千枫依旧直直跪地上,半分也未曾挪动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听到动静,沈千枫低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考虑结果?”沈庄主坐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儿子有愧爹娘期待。”沈千枫低头,“但我与瑾早已定下终身,我定然不会相辜负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走吧。”沈庄主一丝余地也不留给他,“就当我没生过你这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也不是你生!”沈夫人门外听得心慌,也顾不得再敲门,“是我十月怀胎生。”

    沈庄主皱眉,“你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要赶我儿子走了,我还不能来挡着?”沈夫人气结,“多大事情不能好好商量,哪有你如此做爹,开口就赶儿子走!”

    “娘。”沈千枫刚打算劝劝她,门外却有下人急急跑来,“老爷夫人,皇上派钦差来了!”

    “钦差?”沈庄主闻言吃惊,“事前并未接到通传,怎么好端端便来了个钦差?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,但钦差大人说他是来宣旨,还说是见顶破天大事。”下人道,“已经有人去通知少爷与二姨aa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。”沈庄主看了眼沈千枫,“你也先起来接旨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起来。”沈夫人扶起他,“天大事情也等接完旨再说。”

    沈千枫站起来,身形有些踉跄。沈夫人见状衝a郏蜃髦坏笔敲豢吹剑怨俗猿庾呷ァbr/

    “你说爹听到圣旨之后,会是什么反应?”山庄另一头,沈千凌一边走一边问。

    “脸会变绿?”秦少宇猜测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一点。”沈千凌跑。

    “不许去。”秦少宇将他拎回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沈千凌不解,“事关大哥与叶大哥,自然是要听一听。”

    “听个圣旨那么多繁文缛节,谁受得了。”秦少宇拍拍他脑袋,“我带你换个地方听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行。”结果才是重要,手段什么完全不重要!

    秦少宇抱着他跃上一栋二层楼,隐了柱子后头。

    楚渊继位之后,全国推行节俭之风,即便是上次御驾亲往日月山庄,也只不过带了区区十个随从。所以当此番沈庄主带着家人赶往前院,见到浩浩荡荡与十几个大红木箱时,心中都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沈庄主,别来无恙啊。”钦差抱拳,“恭喜恭喜。”

    “李大人说笑了,沈某何喜之有?”沈庄主与他也算是认识,“怎么也不提前通传一声,也好去城外迎接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。”钦差大笑道,“此后还要请沈庄主多多照顾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说到什么时候?”沈千凌蹲栏杆后抱怨,“u麻,还很冷。”

    秦少宇将人抱进怀里,“不然我去一?”“

    “还是不要了。”沈千凌瞬间拒绝,让你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有个不靠谱男人简直让人捉急。

    秦少宇笑出声,低头亲亲他脸颊。

    “不要闹!”沈千凌一巴掌推开他,“都宣旨了,认真听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什么内容,无非是表明叶瑾身份,然后赐婚而已,顺便再赏赐些东西。”秦少宇捏他肚子,“我发现你做贼表情还挺可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无语问苍天,就不能不捣乱吗,真是烦不行。

    这边两人楼上打情骂俏,院中众人却早已被这道天外飞来圣旨震脑袋发麻,琼花谷主一夜之间成了皇上胞弟逍遥王爷,这便也算了,赐婚又是什么个状况?

    “沈庄主,接旨吧。”钦差乐呵呵指了指带来箱子,“皇上还说了,聘礼就免了,这些是嫁妆,提前运来日月山庄,还请庄主以后多多关照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我爹没事吧?”沈千凌紧张扒着栏杆往下看,“怎么不说话也不动。”

    秦少宇也微微皱眉,赐婚明里是恩泽,暗中却绝对是胁迫,武林中多心高气傲,何况还是日月山庄庄主,若是一怒之下抗旨不尊,那便真无法收场了。

    沈庄主定了定神,然后看着钦差缓缓道,“还请李大人转告皇上,好意沈某心领,只可惜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回琼花谷。”沈庄主话刚说了一半,却被人出声打断。

    “叶大哥?”沈千凌吃惊,“他什么时候来?”

    “我一早総u帽姑磐獾取!鼻厣儆畹溃鞍凑账子,我猜十有j□j会来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叹气,“为什么听起来大哥还不如你了解叶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倒错怪千枫了。”秦少宇道,“千枫安排了不少人守着老宅,就是怕他会来,于是我便派暗卫将那些守卫打晕了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:……

    “千枫想凭一肩之力扛下所有事情,待到万事妥帖再将叶瑾接进日月山庄。”秦少宇道,“虽是存了保护心,却终也不是解决问题办法,有些事情还是要两人一起面对才好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男人还是很靠谱啊!沈千凌眼神略崇拜。

    “亲一下?”秦少宇提要求。

    “做梦!”沈千凌一口拒绝,继续往下看。

    而院内众人看到叶瑾出现后,也有些意外。沈千枫握住他手,眉头微皱道,“不是让你好好宅子等我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,不是你勉强就能有。”叶瑾回手,看着沈庄主道,“庄主不必烦心,我会即刻回琼花谷,以后也不会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再放你一个人。”沈千枫格向来温润,难得这般凌厉。

    四下一安静,似乎连针掉到地上声音也能听到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沈千凌很紧张,“我们要不要下去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秦少宇嘴角一扬,“有是人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沈千凌不解。

    秦少宇朝外扬扬下巴。

    沈千凌向远处看,就见似乎正有一大批人往这边走,鞭声瞬间响起,效果堪称好几十个二踢脚耳边炸开。

    “有事你做?”沈千凌看秦少宇。

    秦少宇笑道,“大喜事情,何必要满是仄气。”

    “庄主。”又有下人跑进门,“外头来了十几个门派掌门,都说是来恭喜大少爷与叶谷主喜结连理;百姓也门口看热闹,还说特别想看一看叶谷主长什么样,当然如果能顺便再看一看少爷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:……

    我真是躺大户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是我说。”秦少宇及时举手,“巴不得把你藏房间里,谁舍得白白给外人看。”

    沈庄主头晕眼花。

    钦差也是个懂眼,当即便让带来唢呐班子开始吹吹打打,院内顿时喜气洋洋。追影g暗卫纷纷涌进来,闹闹哄哄推着叶瑾与沈千枫便让两人出了门,身后一堆日月山庄暗卫很是愤怒,居然一大早就被偷袭打晕,这堆人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回去,待江南不走简直欠揍。

    事情至此,即便是沈峰再不同意,赐婚消息也已经传遍武林乃至全天下,再下去也不会有太大意义,无非便是与自己作对,过不去心里那道槛罢了。现场众人哪个不是老油条,又有谁会想不清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先去接待那些门派掌门吧。”沈夫人替他拍背,宽道,“看着那个年轻人也不错,有事忙完再好好与儿子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庄主。”二姨aa娘家便是朝中重臣,自然也不希望沈峰抗旨不遵与皇上闹翻,于是跟着一起劝。两人你一言我一句,终还是将沈庄主劝着去了前院。

    “ga定?”沈千凌松了口气,扭头看秦少宇。

    “嗯,ga定。”秦少宇拉着他站起来,“走吧,一起出去透透气,懒得听他们闹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沈千凌很严肃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秦少宇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沈千凌苦bi道,“u麻。”

    秦少宇失笑,将人拦ya抱起,大步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诚如秦少宇所言,这一日日月山庄又岂是“热闹”二字所能涵盖。那些门派掌门各个都是水里泥鳅,皇上赐婚本就是天大事,何况先前去通传消息追影g暗卫简直就是说书先生,舌灿莲花滔滔不绝,不仅将“皇上御赐叶谷主与沈大少爷喜结连理,要不要去道贺你们自己看着办”这种基本思想传达到位,还举一反三触类旁通,增加了不少猎奇情节,比如说“叶谷主战场上九死一生,终于将皇上从古力汗手中抢了回来”,再比如说“叶谷主与皇上失散多年,相认之时漫天落下花瓣”,要多奇葩有多奇葩,要多魔幻有多魔幻,忽悠各门派掌门与沿途百姓一愣一愣,纷纷轰轰烈烈动身,深怕晚了会几头得罪。

    “恭喜沈庄主,贺喜沈庄主啊。”日月山庄前院里,各门派掌门正喜气洋洋道贺,纷纷感慨沈少爷与叶谷主简直就是天生一对,沈庄主真是好福气,简直羡慕死个人!如此良偶谁妄图拆散那都是不长眼,一定会遭天谴!

    沈峰头晕眼花,觉得有些i闷。

    “不知各位豪杰可想看看皇上御赐嫁妆?”钦差也一边凑热闹,“有许多罕见宝贝。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啊!”人群中出一声赞同,于是大家便都喜气洋洋,簇拥着沈庄主去了后院,简直就像是过年!

    沈庄主无可奈何,心里深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而沈千枫卧房里,叶瑾正坐桌边默不作声喝茶。

    “还生气?”沈千枫蹲他身前,轻轻握住他手。

    “我生什么气。”叶瑾看着他,“今早少宇派人前来,说你跪了整整一夜。”

    沈千枫苦笑,“他倒是嘴。”

    “何必呢。”叶瑾单手抚上他侧脸,“有多少好姑娘等着盼着嫁你。”

    “都这阵了,还要与我说这些?”沈千枫站起来将他抱进怀里,叹气道,“我知道你心里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回去了。”叶瑾声音很低。

    “嗯,将来我陪你一道回去。”沈千枫抱紧他,“以后不管你去哪里,我都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光暖暖洒下,而树梢上积雪,也终于开始一点一点融化。

    有光线折进窗户,很是明亮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里,前来道贺武林与官府之人换了一茬又一茬,甚至还有人直接建议不如就此成亲。不过刚一提出就被沈夫人驳回,因为还没看好日子。

    “其实日子也不是那么重要啊。”沈千凌试图说一下他娘,早成一天是一天,难得他爹没,省得再出幺蛾子。

    “那你明日便成亲。”沈夫人拍板。

    沈千凌立刻严肃握住他娘手,“我收回刚才话,其实日子特别中,一定要慢慢选,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怎么能明天就成亲呢真是想一想就非常可怕!

    又过了一个月,家中终于安静下来。叶瑾执意不肯住日月山庄,因此沈千枫便送他回了老宅,每天种种a看看书,日子倒也过得清净。

    这日天气不错,叶瑾将屋中a拿出来,打算院中晒一晒,抬头却见有人正往院内走。

    “叶大哥。”沈千凌道,“我娘说她想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夫人。”叶瑾心里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别找了,千枫不知道我来找你。”沈夫人道,“住可还习惯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瑾点头,“谢谢夫人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一边嘴,“我们是来接你回日月山庄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叶瑾意外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住是清静,但总归没什么意思。”沈夫人道,“一家人住一起也热闹。”

    叶瑾眼眶发热。

    “娘亲还帮你煮了汤。”虽然厨艺有限不怎么好喝,但是满满都是啊!沈千凌吩咐暗卫,“收拾东西,我们一起回家!”

    “啾!”球也兴高采烈甩了一下头!

    这真是非常!

    而沈庄主对于这件事,也终于没有再发表意见,饭桌上气氛也一日比一日热闹起来。冬春ji替之际,沈夫人不慎病倒引发旧疾,叶瑾不眠不休照顾了她整整三天,全家人看眼中,都感慨大少爷真是命好。沈峰也终于难得平心静气,与叶瑾坐院中下了一盘棋。

    “春暖花开了。”一日午后,秦少宇从身后抱住沈千凌,“我们婚期也到了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呵呵道,“少侠你真会说笑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别想再跑。”秦少宇咬住他耳朵,“否则我就把你绑回追影g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好这么暴力。”沈千凌抱怨。

    “是你先不听话。”秦少宇松开手,“我与千枫有事要出去办,你好好家待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千凌道,“我带儿子去找叶大哥看看,它昨晚吃多了三哥从西洋带来豆子,整整亢奋到现。”听上去真是非常蠢!

    秦少宇笑着点点头,转身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沈千凌进到卧房,就见球正桌上蹦蹦跳跳,嘴里还叼着一根牛ga。

    “啾!”见他进来,球张开翅膀表示了一下欢迎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吃。”沈千凌把牛ga从它嘴里拿掉,抱着就想出门。可惜球极度不配合,一直他怀里左扭右扭,疯狂甩头表示,后ga脆跳到地上,开始撒开爪爪四处跑,简直速度飞。

    沈千凌哭笑不得,刚准备叫暗卫帮忙,就见球一路跑到了原先暗格处,抬起爪爪使劲踩,“啾!”

    “不能玩。”沈千凌一口拒绝。

    球不依不饶继续踩,“啾啾!”

    地板裂开纹路,沈千凌无语万分。

    “啾!”球一扭一扭跑到他脚边,仰着脑袋卖萌,黑豆眼可萌!

    “好吧,就玩一下。”沈千凌妥协,关上屋门后拿开挡板,将盒子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球眼神亢奋,欢乐跳上桌子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你是喜欢它什么。”沈千凌极度不理解,“又不圆,颜也瘆人。”

    但是很他就知道了答案。

    因为球一爪子踩下去后,血玉红莲顷刻间便七零八落碎成渣,从里面滚出来一颗珠子,圆润无比,颜是血一般红。

    沈千凌脑袋轰然一响,整个人都愣住。

    “啾。”球很满意,用脑袋顶着玩。

    沈千凌定了定神,转身从柜子里取出木盒,放桌上轻轻打开盖子。

    九g格内,八颗灵石正微微闪光,只留下后一个空格。

    沈千凌将第九颗绯霞珠拿手里,手微微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先前曾经说过,九星连接之时,便会时空ji错星盘逆转,那自己说不定真会回去。

    刚来这个世界时,无时无刻不想这件事,可是现终于有了机会,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后一步。

    早有人心里生了根,若是生生拔掉,怕是连心也会缺掉一块。

    “凌儿。”秦少宇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沈千凌心里一空,本能一把合上盒盖,眼底一惊慌。

    “啾!”球被吓了一跳,为什么突然这么大动静简直吓死鸟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秦少宇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沈千凌躲过他眼神。

    秦少宇上前想要打开盒盖,却被沈千凌压住,球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还是坚定选择了帮它娘,一igu坐盒盖上不让爹碰,眼神可坚毅!

    “手里是什么。”秦少宇沉声问。

    沈千凌拿着盒子想走,却被一把拉住,手心里绯霞珠正发出柔润光泽。

    沈千凌紧紧咬着下h。

    “血玉红莲里?”秦少宇问。

    沈千凌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打开。”秦少宇声音厉。

    沈千凌不肯看他。

    秦少宇一把掀开盒盖。

    “啾!”球惨烈滚到了桌子上,于是非常生气!

    八颗灵石安安静静躺盒子里,加上沈千凌手里绯霞珠,刚好九颗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拿到蓝晶玉?”秦少宇一字一句问。

    “你别问了。”沈千凌闭上眼睛,“拿走吧,以后不要让我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原以为你我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秘密。”秦少宇语气波澜不惊,落耳中却有些凉意,“我还派人全天下替你找,没想到竟然已经到了你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沈千凌嗓音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”秦少宇放缓声调,轻轻捏起他下巴,“只要你肯说出来,天大错我都会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眼眶通红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对不起我地方。”秦少宇将他抱进怀里,“一直就没有过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眼泪刷刷掉,双臂紧紧环住他ya。

    “我方才语气不好。”秦少宇拍拍他背,“我们心平气和聊一聊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想一想?”沈千凌脑袋乱成一,实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少宇他额头,“要不要我陪着?”

    沈千凌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出去。”秦少宇放开手,“若是想好怎么跟我说了,就叫暗卫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点头,“你把灵石拿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东西。”秦少宇看他。

    “我要这个就好。”沈千凌拿走先前娘亲给碧绿瞳,将绯霞珠放进去,“其余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秦少宇也没有多问,拿着盒子出了门。

    球伸长脖子看他爹,怎么能一下都拿走这真是非常糟糕!

    “g主。”暗卫正守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看着凌儿。”秦少宇声音很低,“有任何异常都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虽然暗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不过难得见秦少宇面对沈千凌事情时这副态度,于是一个个都识趣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久。”院外,沈千枫正和叶瑾一起等他,“回去拿个东西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了。”秦少宇道,“告诉那些掌门,改日我会登门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沈千枫不解,“明明就是先前约好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没心情。”秦少宇翻身上了树,靠一棵枝桠上远远看着院。

    “和凌儿吵架了?”沈千枫猜测。

    秦少宇依旧盯着院,看上去完全没意他说什么。

    沈千枫:……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脾气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凌儿。”叶瑾往院内走。

    “帮我一个忙。”秦少宇叫住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叶瑾问。

    秦少宇跳到地上,他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不亲自问?”叶瑾闻言皱眉。

    “若是他想告诉我,也不至于会瞒到现。”秦少宇苦笑,“有些事情,他大概真不知道该如何对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叶瑾点头,“我量。”

    “叶谷主。”守屋后暗卫见他进来,纷纷打招呼。

    叶瑾推门进屋,就见沈千凌正坐桌边,球正桌上蹦蹦跳跳,用爪爪踢碧绿瞳玩。

    “多少大夫想要,你却拿来给它做玩具。”叶瑾坐到他对面,“若是传出去,估计能气死上百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让你来?”沈千凌问。

    叶瑾叹气,“还想着要装一装,现看来也省了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笑笑,递给他一杯茶。

    “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叶瑾问他,“先前少宇第一次带你来琼花谷时,就是为了金眼,现九颗灵石已齐,若你不想告诉少宇原因,那便告诉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抬眼看他,“若说我不是原本那个沈千凌,你信吗?”

    屋顶之上,秦少宇眉头紧皱,手也不自觉握紧。

    “谷主到底和公子说什么?”暗卫与沈千枫远远看着,都觉得很紧张!

    好端端不要这么严肃啊真是非常让人纠结!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叶瑾吃惊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原本那个沈千凌。”沈千凌又重复了一遍。若是此番不说清,以后两人难免会有隔阂。况且如他所言,两人既是许下终身,原本就该坦诚相待,否则对他也不公平。

    “?”叶瑾实是很难相信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沈千凌摇头,“大概是时空ji错,你也可以当成是借尸还魂。”

    “越说越离谱。”叶瑾哭笑不得,“再说下去,你就真变成呼风唤雨妖ji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真。”沈千凌看他,“我本来不属于这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叶瑾伸手试了试他额头温度。

    沈千凌挡掉他手,开始慢慢说给他听。从那场出现意外颁奖典礼开始,到刚来这个世界不知所措,到遇到秦少宇,再礿i登珊吓黾攀橛胝嫒耍弥占胫樽颖隳芑氐皆臼笨铡j虑橐患幼乓患党隼矗睦锸芬残断乱豢橛忠豢椤br/

    叶瑾刚开始还将信将疑,到后来却逐渐震惊,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信吗?”说完之后,沈千凌看他,“不信也是情理之中,若非身此中,我大概也会觉得这是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叶瑾摇头,“你让我再想一想。”信息量太大,一时之间有些消化不良。

    “他听,对不对?”沈千凌安静问。

    秦少宇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沈千凌与他对视,眼眶通红。

    “帮我保密。”秦少宇看着叶瑾,“所有人,包括千枫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瑾回神点头。当初失手将沈千凌打伤害他险些送了命,便已经是自责许久,何况是这个天一样大秘密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秦少宇点头,转身看着沈千凌。

    “我先出去了。”叶瑾识趣离开,院外众人一见他出来,立刻呼啦啦涌上来,真是非常好奇!

    “两口子吵架而已。”叶瑾满脸嫌恶,“这么关心家长里短,改行去说媒算了。”

    沈千枫望天,暗卫则是纷纷心碎裂。

    叶谷主怎么能这么毒舌简直受不了!

    这种时候就特别需要排队一下夫人手。

    但g主偏偏又非常凶。

    人生真是一点希望都没有。

    屋内,秦少宇上前将沈千凌抱进怀里,“就为了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算大事?”沈千凌鼻子通红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大事。”秦少宇低头看他,“凌儿是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妖ji,又不是什么秘密,全天下百姓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被他逗笑。

    “傻瓜,没事。”秦少宇捏捏他脸蛋。

    “你信吗?”沈千凌看他,“大概是因为我和他长得一模一样,也大概是因为他就是我前世,总之我不是原本那个日月山庄沈千凌,而是换了个灵魂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。”秦少宇点头,“你说什么我都信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这么平静啊。”沈千凌眼里还有泪光,嘴角却有笑意,“多少也要表现出一点诧异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关心一件事情。”秦少宇握住他手,“你还想回去吗?回去那个你原本世界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摇头。

    “确定?”秦少宇又问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千凌与他十指相扣,“蓝晶玉是第一次遇见给我,我那时还想回去,所以才没有告诉你。可是越往后瞒,就越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秦少宇擦掉他眼泪,“允许你骗我这次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脸深深埋他怀里,“那些灵石我不要了,你还给大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少宇点头,“不会后悔?以后就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都不许负我。”沈千凌抱紧他。

    “我发誓。”秦少宇他发丝,“此生来世,都会好好对你。”

    “g主。”暗卫屋外叫,“沈庄主派人前来,说得了上好普洱,请公子过去品尝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秦少宇与他十指相扣,“除了你我与叶瑾,你来历从此后就是永远秘密,绝对不会有第五个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千凌点头。

    秦少宇与他ji换了一个缠绵而又短暂亲,手牵手一起出了门。

    屋外一灿烂光。

    此后两人关系未曾有过半分改,甚至还因为彼此敞开心扉,变得愈发亲密起来。叶瑾曾经一次好奇问,“你真将那些灵石丢了?”

    秦少宇摇头,“全部留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留着,就不怕他会走。”叶瑾皱眉。

    “留着灵石,就是怕他将来有一天会反悔。若是去意已决,强留也没什么意思。”秦少宇笑笑,“不过我绝对不会让他有想回去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真像你脾气。”叶瑾想了想,又问,“那我能不能找他,聊些另外一个时空事情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秦少宇点头,“凌儿近也会与我聊一些,听上去确有些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保证保密。”叶瑾举手发誓,然后欢欢喜喜去找沈千凌。

    秦少宇笑着摇摇头,靠树上晒太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日,下人急急来报,说是夫人请公子与秦g主过去,有要事商议。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要事?”沈千凌纳闷。

    “岳母大人要事,无非是又给你炖了一锅大补汤。”秦少宇机智往外走,“我突然有些急事,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每次都用这一招啊!”沈千凌拼命拖住他,“有难同当,回来!否则我们就离婚!”

    秦少宇眼底无奈。

    “凌儿,些来。”看到他二人进来,沈夫人老远就窗口叫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沈千凌走进去。

    “来看看这些布料。”沈夫人张罗,“挑给你与少宇做喜用。”

    “凌儿挑就好。”秦少宇下巴,“当初已经给了秦某一套衣,叮嘱一定要大婚之日穿,师命不可违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沈夫人略失望,“若是鬼手神医有命,那也只好如此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愤怒用眼神谴责他男人,分明就是借口,不想穿红锦缎上用金线绣牡丹就直说,非要找一个这么正义理由!

    什么叫夫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!

    这就叫!

    “这个如何?”沈夫人抱起来ゴ蠛旖醵br/

    沈千凌苦bi道,“有点晃眼。”

    “晃眼才好,显贵气!”沈夫人拍板,“就这个了,明日就叫裁缝来给你量尺寸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叶大哥与大哥不穿?”沈千凌。

    “因为娘疼你。”沈夫人拍拍他手,“这料子只进了ァ!br/

    沈千凌真诚道,“不如让给叶大哥?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用。”沈夫人道,“我已经定了批,很就会到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:……

    果然命里有时终须有。

    不知道叶大哥会不会炸。

    日月山庄两位少爷同一天成亲,本就是一件大事,何况还是跟追影g、琼花谷与朝廷联姻。秦少宇索也将亲事地点定了日月山庄,只要娶得人对,地点着实算不得大事。如此一来,不仅是各门派掌门,还有各地官员与商户,甚至连楚渊都亲自摆驾南下,规模之浩荡,堪称前所未有。

    沈千凌成亲前几日便开始头晕眼花,甚至还试图抱着儿子逃婚,结果意料之中未遂。于是日月山庄下人便经常可以看到自家少爷忧心忡忡,托着腮帮子发呆。

    “那算命也是。”丫鬟一边心疼一边埋怨,“好端端,非要将道吉日算得那么远,看都给我家公子盼成什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这段时日对每个人都是煎熬,所以可想而知大婚之日终于来临时,从上到下都总算松了口气。终于成亲了啊,否则再等下去,公子可怎么受得了哟,无ji打采就算了,甚至圆尾巴一定都会不再蓬松。

    简直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沈千凌本就已经好几夜没睡好,这日又一大早就被叫起来做准备,连口饭都没吃到。一屋子红衣人跑出跑进,连球都被裹了个红围兜,晃得直眼晕。

    “这就成亲了啊。”沈夫人抹眼泪,“你大哥都知道一个进来,你怎么就将自己送出去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千凌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又被一把抱进怀里。唐家堡出来大,谁不会几下拳脚功夫,沈千凌脸埋他娘怀里,推又推不走,简直整个人都要窒息掉,真是非常惨!

    “夫人夫人,g主来了!”外头有人叫。

    屋里人瞬间愈发忙乱,时不时有人被踩到脚,耳边闹哄哄眼前也闹哄哄,沈千凌头晕眼花,简直想眼睛一闭晕过去。

    球蹲喜糖盘子里,用特别同情眼神看着沈受,虽然不知道这些人ga什么,但好像很厉害样子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整天里,沈千凌都没怎么清醒过。直到夜幕降临进了房,才终于稍稍平静了一些。球本来试图跟进去,可惜却被沈晗抱走,只好不甘不愿作罢。

    这种被爹娘抛弃感觉简直郁闷!

    沈千凌坐h上,扭头看看四周红囍字,还是觉得自己梦里。

    屋门“吱呀”作响,秦少宇推门进屋,身上有一丝酒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辰了?”沈千凌问。

    “不算晚,客人都,今晚大概要通宵。”秦少宇将他抱进怀里,“先给我抱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了。”沈千凌揉揉他脑袋,“忙了这么久,终于能缓口气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少宇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他,“喝个ji杯酒?”

    烛火之下,秦少宇眼里有些许亮光,沈千凌耳根微烫,伸手从桌上端起两杯酒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。”秦少宇将酒杯拿掉。

    “那是怎样?”沈千凌不解。

    秦少宇仰头将酒一饮而,而后捏起他下巴,低头温柔喂了半杯进去

    h舌纠缠,沈千凌抱住他脖子,任由他将自己带到了h上。

    “现不怕了?”秦少宇低笑,“怎么老想着要跑。”

    “紧张。”沈千凌捏捏他脸,“你以后不许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“哪舍得。”秦少宇他h瓣,“一定天天把你捧手心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叶大哥与大哥现怎么样。”沈受非常心。

    秦少宇失笑,“这也要管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好奇?”沈千凌问。

    “我好奇他做什么。”秦少宇解开他ya带,“我比较好奇凌儿u光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早点睡吧,我有点累。”沈千凌试图争取权益,他这几天是真累惨了,非常想好好睡觉!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秦少宇把他外衣丢出h帐,“婚之夜一定好好好嗯嗯,不然会变丑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:……

    你是说认真吗。

    “夫人放心,我今晚一定会十分卖力。”秦少宇继续u掉他褂子,“我们嗯嗯到天亮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闻言泪崩,“其实也不用这么敬业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。”秦少宇把他整个扒光,“我做事一向认真。”

    沈千凌悲愤,“完全没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秦少宇似笑非笑,捏了捏他肚子。

    “我乱讲。”沈千凌从善如流,其实少侠你确非常——嗯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秦少宇含住他耳垂,手上却加了动作。

    沈千凌咬住下h,有些踢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秦少宇低笑,低头深深住他柔软双h。

    红绡帐暖,一夜贪欢。

    而另一头,叶瑾由于从医关系,虽然理论经验丰富,但一旦要将理论变为实际,就各种行不通!虽然已经做了许多次心理建设,但见到沈千枫进房时候,还是很想把他打出去。

    谁要做那种事情啊丢死人!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表情。”沈千枫不解。

    “不然你出去睡?”叶瑾提议。

    沈千枫:……

    “那不然我出去也行。”叶瑾往外跑,结果被一把拽进怀里,“不许闹。”

    老子根本就没有闹啊!叶瑾握拳。

    “ji杯酒。”沈千枫递给他一个酒杯。

    “喝完ji杯酒你就出去睡?”叶瑾不死心。

    沈千枫摇头。

    叶瑾:……

    救命。

    ji杯酒是上好陈年梨花香,叶瑾喝完之后顿时全身燥热,觉得这一招似乎有点用,于是又自顾自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不许。”沈千枫压住酒杯,好笑道,“哪有人ji杯酒喝两遍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把我打晕。”叶瑾道,“然后就随便你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反正亲也成了这种事情总归躲不掉,不如伸长脖子痛痛来一刀!

    沈千枫失笑,“紧张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叶瑾怒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?”沈千枫他耳边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叶瑾一口否认。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沈千枫抱着他坐到h边,“我不会弄疼你。”

    叶瑾闻言面红耳赤,炸道,“这种话你怎么也好意思说得出口!”

    就说果然不要脸!

    “我们都成亲了。”沈千枫捏着他手,“自然要做亲密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叫你把我打晕,你又不肯!”叶瑾继续怒。

    “不舍得。”沈千枫轻轻拉开他衣带,“换个方法让你晕。”

    叶瑾心里充满悲壮感。

    上衣被一件件u掉,露出单薄白皙上半身。沈千凌低头,细细过他每一寸肌肤。期盼已久时间终于来临,一时之间却又有些舍不得,只盼着这一夜永远也不要到头才好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叶瑾深呼吸道,“那你找条绳子,把我捆起来。”

    沈千枫:……

    叶瑾道,“否则我一定会忍不住想揍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闹。”沈千枫与他额头相抵,“乖,哪里?”

    叶瑾胡乱伸手一指柜子。

    沈千枫下h之后,果然就从里头找出来几个瓶子,叶瑾拖过枕头捂住脸,装死。

    屋内熏香淡淡,气氛很是美好。

    沈千枫本就对他心疼紧,自然不舍得伤他,但毕竟是第一次,想要进去总归是有些困难。叶瑾额头沁出冷汗,皱眉趴h上。

    “乖。”沈千枫他耳边吮,想让他稍微舒一些。

    被异物入侵感觉并不好,叶瑾动了动身子想离开,沈千枫又怎么肯放,反而是将他抱得紧。几次三番下来,先前膏逐渐开始起作用,叶瑾呼吸急促,轻轻j□j了一下,虽说声音不大,落沈千枫耳中却如同火星燎原,只恨不得将身下之人狠狠占有才安心。

    “我不做了。”叶瑾整个人都像是被吊空中,不上不下心里难受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,眼里水汽弥漫,甚至还有几分求饶意思。

    平时见惯了他炸逞强,却是难得见他示弱。沈千枫心里三分心疼四分不忍,却还有三分异样情感——想要看他自己身下迷乱,想要看他有多表情,也想与他一起,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猝不及防被全部占有,叶瑾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沈千枫抱紧那单薄身,只恨不得将他吞进嘴里。积攒多年意如水般一刻涌发,再也控制不住。身下这个人,似乎终其一生去疼去也不够。

    叶瑾无力抓住被单,迎合他索取。初痛楚过后,从未有过奇妙感觉几乎将自己吞没,四周事物都逐渐模糊,心里眼里,都只剩下那一个人。

    暗卫躺屋顶上,难得微醺,叼着青a晃u看星星。

    这样子春末夏初,真好啊……

    “啾!”后半夜时候,球从沈晗房里偷偷跑了出来,一路蹦蹦跳跳跑去沈千枫住处,打算找叶瑾玩,结果好不容易顶开门,还没待三分钟就垂头丧气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真是非常吵,而且根本就没人看到自己!

    于是球改变策略,又跑去了沈千凌院中,熟门熟路从窗户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了。”沈千凌嗓子有些沙哑,双u无力环住他ya,眼底有些委屈水光。

    “乖。”秦少宇抱紧他,身下却加了速度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沈千凌双目微闭,呼吸也愈发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球桌上蹲了一阵,便转身一扭一扭出了房间,站月光下院里抬头看暗卫,黑豆眼里充满不解和茫然。

    暗卫立刻将它抱回了屋顶,我们颠沛流离少g主哟,真是非常心疼。

    球叼着一枚大枣,懒洋洋摊开趴屋顶,深沉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注定充满曲折鸟生啊……

    可励志。

    大婚之后,秦少宇陪着沈千凌日月山庄又住了两个月,这才动身前往追影g。

    沈夫人虽然极度不舍得,不过好秦少宇答应会经常带他回来看看,于是这才放行。指挥人装了几大车吃穿用度,若不是看叶瑾也喜欢吃冰糖糯米藕,她几乎想将厨房王师傅也一起当陪嫁弄去追影g。

    车队浩浩荡荡启程,沿途百姓自是撒花相迎,争着抢着要看沈公子,比过节还要热闹。沈千凌与秦少宇共骑一匹踏雪白,荒原策马狂奔之时,心里都是说不出畅。

    漫漫路途之后,一行人终于某个清晨抵达追影g山下,沈千凌抬头看着茫茫高山,吃惊道,“这么高?”

    “所以当初我才告诉你,什么病都能有,唯独不能怕高。”秦少宇轻笑,拦ya将他打横抱起,纵身朝山顶而去。

    沈千凌只觉耳边风声阵阵,再次睁眼之时,脚底已经接触到坚固地面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茫茫苍山,云雾缭绕,无数房屋矗立其中,气势宏大,宛若仙境。

    “喜不喜欢?”秦少宇从身后抱住他,“我们家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千凌靠他怀里,轻笑道,“我们家。

    球从他怀里探出脑袋,也用充满好奇眼光看着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微风吹散薄雾,一轮朝喷薄而出,洒下漫山碎金。

    天大地大,有你地方,便是我家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终于写完了,长一篇文,虽然很不舍完结,但故支持事总要有终点。

    不知道要说什么了,感谢大家愿意包容我缺点,一路鼓励我,听我这里讲故事。

    真很你们。

    鞠躬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