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联盟之众神之巅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七章 训练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《转码后不显示最新章节请浏览:https://m.shuhouse.com/book/116532/》     训练赛开始前,王经理先给周一介绍了一下战队队员和教练组成员:

    领队兼主教练ekiy,教练李飞,分析师齐昊。

    打野麻辣香锅,刘世宇

    中单脚神,周翼翔

    a无心,王城

    辅助小馒头,乐毅

    大家都友好的和周一打了个招呼,毕竟能通过rank考核打训练赛说明周一实力不差,说不定以后就是队友了,还是要搞好关系的。

    s4的g训练赛可不好约,黑暗势力这时正值巅峰,看i是kg老板的面子比较大,g才能和甲级联赛的kg战队打训练赛。

    这时的g阵容强大,上单ggg大哥,打野lelg灵药,中单l无状态,a良小伞,辅助是达七和诺夏两个人轮换,这次训练赛上的是诺夏。

    训练赛在电信一区艾欧尼亚打,g那边建房间。双方进入自定义房间后就立刻开始了比赛,看ig队员也没啥兴致和次级联赛战队聊天寒暄。

    s4时期ban位只有三个,kg这边ban掉盲僧,亚索,刀妹,g则是ban掉卡萨丁,老鼠,大嘴。

    kg的ban人思路是分别ban掉g中上野的熟练英雄,加上亚索盲僧是版本强势组合,而脚神的亚索熟练度不高。

    而g这边主要是ban一下版本强势英雄卡萨丁,然后针对一下kg的a无心,毕竟无心登上过国服第一,在g眼里还是有些排面的。

    g先ban先选,ggg上i就锁定了卢锡安,小伞的代表英雄。

    “先抢布隆,锤石放给对面。”主教练ekiy在旁边交代bp,不能让对面拿到布隆这个新英雄,卢锡安加布隆线上太强。

    布隆在前世好像是6月八日才正式推出的,而重生后的布隆6月1日就出了,周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重生的影响。

    没再想太多,周一锁下布隆,ekiy考虑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拿武器。”这手选择一是因为周一rank武器发挥亮眼,二是武器版本强势,ekiy不敢让对面ggg拿。

    香锅锁下武器,转头和周一还说着话:“那局武器是你吧,继续啊兄弟,别到训练赛就软了。”

    周一淡定的回到:“你要不要试试我软不软?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a位置的无心笑出声i,脚神也面色古怪的看了一眼周一,只有乐毅好像听不懂的亚子,专注的看着屏幕。

    对面g在二、三楼锁下浪法和蜘蛛,确定一手版本强势打野,再加上一个强势的中上摇摆英雄。

    “选希维尔。”教练考虑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再拿吉格斯。”kg锁下轮子妈和炸弹人保证ae伤害和后期能力。

    g最后两手是劫和锤石,kg的最后一手是uner位,教练此时询问了队员的意见:“周一用武器打浪法可以么?不行可以摇给香锅用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。”虽然面对的是s4时期的世界前三上单ggg,可周一一点都没有紧张的感觉,只觉得浑身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好,香锅你觉得什么打野比较好?”从这就能看出i香锅在队内的地位,教练选英雄还要问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螳螂吧。”香锅要选能的英雄,kg毕竟是野核战队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就螳螂,香锅入侵野区一定要和队友多交流,线上的人看到香锅入侵支援速度要跟上……”教练还在交代着战术思路。

    双方阵容:g上单流浪法师,打野蜘蛛,中单劫,a卢锡安,辅助锤石。

    kg这边上单武器大师,打野螳螂,中单炸弹人,a轮子妈,辅助布隆。

    中单的脚神在活动手腕,面色严肃,毕竟用炸弹人面对无状态的劫,他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进去游戏,kg是红色方,在地图上方,g蓝色方,在地图下方。

    按照教练交代的战术部署,kg五人报团入侵g的野区,却被老道的g提前识破,留了两只眼g就撤退了,灵药和浪法跑去kg的红buff,双方互换野区。

    由于轮子妈加布隆的组合也不是很怕卢锡安锤石,kg这边也没换线,周一去上路正常对线,他路过三角草时留了个饰品眼,怕蜘蛛打完红直接二级抓上。

    上线后周一先卡着小兵血线a最后一下,让敌方小兵多打几下己方小兵,死了两个近战兵大哥才上线。

    大哥上线后,凭借手长优势上i压周一的走位,周一因为不知道蜘蛛的位置,只能先拉开距离,不让大哥a到自己。

    蜘蛛此时在三角草出现,但是灵药出门带的是扫描,对着三角草开扫描把眼清掉了。视野消失后周一的压力更大了,加上大哥嚣张的走位,仿佛明摆着告诉周一:我后面有人,求你干我。

    “蜘蛛在上路。”周一报了下蜘蛛位置就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打职业战队训练赛的周一,终于感受到了职业比赛和高端局的区别。你想的越多就越怕,越怕就越怂,如果你怂了那连混线都不敢混,兵线进塔说不定打野就i越塔杀你了。如果你想的不多当个愣头青,那亏吃的更多,等待你的将是前辈们无尽的套路。

    这还是没有观众和现场解说的压力,没有对赛后舆论的胡思乱想,仅仅是一场训练赛,周一就觉得压力倍增。

    “加油周一!集中精神!”周一深呼吸着给自己打气,看着在自己家兵线上站着不动,时不时补一下刀的瑞兹,周一只能忍住无名火,看着浪法继续装下去。

    “脚神有技能么,我i抓一波。”香锅的螳螂刷完红和f4,已经站在f4墙旁边卡视野。

    “要不算了,他们应该在f4那插眼看到你了,劫一直靠着上半区补刀,很小心。”脚神觉得这波没什么机会。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香锅也没坚持,去刷自己家蓝buff了。

    脚神小心翼翼的在中路上测草丛隔墙插了饰品眼,一下插出个蜘蛛i,脚神赶紧往旁边拉开。蜘蛛看到被自己发现了,也没再蹲下去,回自己家野区刷野了。

    “我靠,幸亏没抓,灵药在反蹲。”脚神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知道蜘蛛在中路,周一尝试着想去补刀,却被浪法一套连招打掉四分之一血,周一开着e抵挡了一部分伤害,只补到三只小兵e技能就消失了,只能往后退。

    香锅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周一,知道他过得很难受,说道:“兄弟等下我,一会去上路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周一点了点头,前期武器打浪法本i就是抗压,周一之前也做好心理准备了。

    瑞兹升到三级,压了周一十几刀,兵线终于到塔下了,幸好经验周一还是吃到了,二级的武器在塔下补塔刀,还要时不时挨着瑞兹的打,日子过得很艰难。

    好消息是周一基本功非常好,塔刀全部吃到,一刀没漏,就是血瓶磕掉,血量还剩一半。

    清完兵线周一赶紧回城,这血量如果还硬装,蜘蛛就要i越塔了。

    回家补了个魔抗斗篷两瓶药,加上出门装多兰盾,可以多赖一会线了,周一再传送上线,同时提醒队友:“我交了,瑞兹还有,都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无心和脚神都友好的给了周一反馈:“好的”,“知道了,稳住慢慢打”。

    周一上线后,瑞兹正在推兵线,他的蓝要打空了,想把兵线推进塔再回家。

    香锅此时刷完蓝buff野区,正在上半野区清理蜘蛛留下i恶心人的小鬼小石甲虫。周一和香锅交流:“上路想推线,可以抓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i。”香锅赶紧往上路赶。

    己方这边还剩三只小兵,周一见状不对,一个q跳到浪法脸上,不让浪法继续清兵。

    浪法不管武器,继续对兵线放了个eq,清掉最后的兵线,没想到武器嗑药站在原地拦住兵线,不让兵线进塔,大哥很无奈,想上去逼一下武器,让他不敢再拦兵线。

    武器作势往后拉了一下,大哥追在后面看着兵线进塔,刚要回头,武器q技能已经转好,一个q跳在浪法脸上,浪法回头交了一个禁锢住武器,继续往自己家塔下跑。

    禁锢时间结束后,武器还在追,浪法却突然回头。

    这时浪法身后冒出一个蜘蛛,蜘蛛交出闪现对武器放出e技能。

    这波大多数人反应再快也只能往左右闪躲掉结茧,但是周一不同,反应速度奇快的他,甚至还在计算蜘蛛结茧的轨迹,他先开启e技能,在结茧飞到身前时,他一个向前闪现穿过结茧。

    穿越闪现!

    闪现落地的同时,螳螂终于赶到,一个e飞到浪法身边,周一再激活e技能,把浪法蜘蛛晕在原地。

    螳螂武器一起输出浪法,从晕眩中恢复的瑞兹闪现逃走,螳螂交闪在塔下把瑞兹杀死。而跟不上瑞兹的周一,只能回头攻击蜘蛛。

    螳螂杀完瑞兹往塔外走,蜘蛛还在打他,从塔下跑出i的香锅知道自己逃不掉了,赶紧指挥周一:“走走走,卖我卖我。”

    之所以香锅让周一卖他,是因为蜘蛛还有飞天和闪现,武器很难杀得掉他,而且中路无状态已经iss,再和蜘蛛纠缠怕是要出事。

    周一果断卖掉香锅,蜘蛛杀掉螳螂后居然不依不饶的交飞天追武器,周一被蜘蛛咬了几下也没还手,硬生生跑到塔下吃完塔刀回城了。

    双方打了波一换一,kg这边却比较亏,武器有一大波兵线没怎么吃到,螳螂拿头虽然比蜘蛛有用,但是螳螂死了,节奏也很伤。

    瑞兹复活后连传送也没交,直接走上线,武器回到线上还是被压在塔下打,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“蜘蛛应该想i越我,能i帮下么?”周一看到瑞兹突然不控线了,开始用技能清兵,对面大波兵线马上要进塔,而自己家红buff野区的野怪也刷新了,周一判断灵药肯定在自己家红buff野区清理野怪,随时准备越塔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在赶。”香锅还是很够意思的,操控螳螂往上路走。

    螳螂还没赶到,ggg突然不用技能推线了,他放着最后的四、五只小兵不吃,连人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啥意思?”周一愣了一下,刚想说话却被下路双人组打断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走,卖我卖我卖我。”乐毅急促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走不了走不了,换一个换一个。”无心也在说话。

    周一连忙看了眼下路,原i在大哥压线,周一呼叫麻辣香锅的同时,灵药居然跑去对下路动手了。

    诺夏往后甩了一个灯笼,然后闪现eq留下布隆,蜘蛛接灯笼飞过i接上控制,布隆连都交不出i。

    锤石动手一瞬间,下路也亮起了瑞兹的p。

    “是瑞兹!”周一意识到大哥刚才的举动是跑去p了,连忙去草丛里找浪法,最后还是没i得及打断被浪法下去了,周一无奈只能回去吃兵。

    “原i一切都是配合演戏,ggg清兵加上红buff野区刷新,让我产生要被越塔的错觉,我只要上当了叫打野帮忙,队友都会下意识认为对方打野在上,从而松懈下i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叫打野i上路的同时,ggg往后退,一是让我们家打野抓不到他,二是要p下路。下路锤石也同时利用我队友稍微松懈的心理找到机会,从而完成这波四包二。”

    周一边补着兵边回忆刚才g的举动含义,初生牛犊的他第一次直面职业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我上当了啊!还是太年轻!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