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重生军嫂娇养记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1章:空间的秘密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《转码后不显示最新章节请浏览:https://m.shuhouse.com/book/6/》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丁世安小跑着进厨房。

    “丁世安,你看看我这手,你将这个小贱种给我赶出去,不然早晚有一天老娘这条命要送她手里哟。

    今天有她没我,有我没她,让她快滚!”吴桂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啕着。

    她手背被烫得地方皮肉红通通的,已经起了大大小小好些个水泡,最大的足有鸡蛋大小,晶莹透亮。

    “唉,小妍你这孩子,怎么将舅妈手烫成这样,她可是你长辈啊。”丁世安没骂沈妍,只是怒其不争的叹气。

    最难对付的人就是像他这种城府深沉之人。

    分明心里恨不得杀了剐了沈妍,可面对她时依然和蔼慈祥,让人挑不出一点错来。

    他会伪装,沈妍也会演呀。

    她揉着眼睛,一脸委屈的说,“三舅,我按舅妈的咐咐做晚饭,可她一回来就拿扫帚打我。

    我只是用火钳挡了下,哪晓得舅妈眼神不好被烫了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桂花你不对了,小妍辛苦做饭你打她做什么?”丁世安转头又去数落妻子,显得十分公平。

    “丁世安你知道个屁啊,她杀了家里好几只鸡,那些鸡是……”吴桂花怒吼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鸡养着不就是吃的嘛,我正好馋了,小妍你准备开饭吧。”丁世安大手一挥做了定夺。

    吴桂花立即对他瞪眼,却被他一把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沈妍将菜和鸡汤摆上桌,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可丁宝娜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看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,丁世安和吴桂花两人不由讶了下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沈妍什么时候会做饭了。

    而沈妍的解释很轻松,“平时看得多了,自然就会了,这个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吴桂花被烫伤的是右手,虽然一直浸泡在冷水里,还是感觉整只手火辣辣的,像在火上烤一样。

    左手拿不住筷子,只能拿勺子喝鸡汤。

    鸡汤太烫,她手一哆嗦,又将舌头烫了。

    见沈妍吃得有滋有味,她这心里的火更大。

    吴桂花将碗一扔,瞪着沈妍骂,“死丫头,你有没有长心呢,小娜被你气跑了到现在都没回来,你还有心思吃,一天到晚就知道吃。

    我前生是造了什么孽哟,就不该答应替你那不负责任的妈养着你,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……”

    沈妍拿她说话当放屁,慢悠悠将一只鸡腿吃干净后,才抬头看她,“小娜和谷老师在一起,三舅妈你都不着急,我着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小娜和谷明峰在一起?”丁世安猛得将筷子往桌上一拍,瞪着大眼看吴桂花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谷明峰,准确的说是看不上谷家的家境。

    谷明峰在家是老大,父母都是种田的,而且父亲左腿还有残疾,家里经济条件在凤山村算是低下,现在住的还是草房。

    不然,他也不会答应让丁宝娜嫁去苏家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凤山村第一个大学生的名头根本不算什么,没钱没势连屁都不如。

    而吴桂花和他的想法不同,一家养女百家求,嫁和交往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只有多交往些男的,才知道哪个条件最好、最适合当女婿。

    所以,她从来不阻止丁宝娜同多个男子交往。

    当然这种事在丁世安面前要掩饰一点,毕竟他是村长好面子,怕被人私下里指点。

    而丁世安平时围着各路领导转,想要升官发财,在家待得时间很少。

    他又自恃身份,对这些事很少过问,所以并不清楚丁定娜每天的行踪。

    沈妍十分清楚夫妻二人的性格,所以只要一句话就能点燃丁世安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莫听小妍这死丫头满嘴胡言乱语,我出去看看。”吴桂花狠狠剜了眼沈妍,有些心虚的跑了。

    沈妍叹了口气,继续给丁世安上眼药,“三舅你不知道呢,小娜和一个男人钻小树林,还在她脖子上咬了好几个牙齿印,咱们队里好些人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故意不提胡刚强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得都是真的?”丁世安的脸色黑得像焦炭。

    “三舅你不信可以问对门的四奶奶,她也瞅见了。”沈妍很认真的点头,并伤势起身要去喊人来对质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会假话,先吃饭吧。”丁世安深吸一口气,将怒火拼命往下压。

    吃过饭,沈妍乖巧的收拾桌子、洗碗,然后进屋插上门进了空间。

    空间温暖如春,无日夜之分,闻着清新淡雅的花香味,周身的疲乏消失得一干二净,心情也变得愉悦了。

    给方宜红服用的那个止痛药丸是小木屋里原本就存在的,只是数量有限,总有用完的一天。

    空间里有无数名贵的药材,她可以亲手做些能治病的药丸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上辈子幸亏有义母,她才学会了医术,现在又有这空间的相助,更要充分利用医术尽可能的多帮助别人。

    像她在困难的时候要不是遇见义母,后来她会死得更惨。

    遇见义母应该是在五年之后的事,暂时不去想,眼下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治好妈妈的病。

    妈妈之所以会被自己气死,是因她本身就患有顽疾,生气加速了她生命的终结。

    沈妍一边回想着往事,一边进了小木屋。

    房间看着不大,但里面的东西还真不少,木柜、木桌、木椅、木桶、木箱等一应俱全,柜子靠墙,上上面有玻璃瓶装的药品,有丸有片有药水。

    木桌上则摆放着舂桶、碾槽等制作成品药丸所需要的器具,非常齐全。

    木箱则被一把大大的铜锁锁住了,沈妍找了一圈,也没有找到钥匙,这让她更好奇里面到底装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拿起铜锁,认真看着锁眼。

    一瞧之下不由暗暗惊奇,这锁眼和平时见到的普通锁眼不一样,既不是扁的,也不是圆的,而是呈梅花状。

    梅花……

    沈妍忽然想到了右手掌心的那个玉佩印记,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将掌心的印记对向锁眼。

    叭嗒一声清脆的声响传来,铜锁真的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沈妍惊喜万分,忙打开箱盖,满满一箱子书籍,她随手拿起一本翻开看了两页,然后又拿起另外一本看了看。

    太好了,这里面竟然全是医学典籍,不仅有治病救人的药方,还有美容养颜的古方。

    有的书籍早已失传,只是存在于史书记载之中。

    哈哈,有了这些方子,再加上那些名贵药材和我的本事,还愁做不出好东西吗?

    有这些好东西,还愁不能发财吗?

    沈妍咧嘴傻乎乎笑了,只差没拿着书在地上打几个滚。

    重新活一回,不仅要将那些贱人们整死,还要和妈妈一起过上好日子呢。

    她在空间里高兴得快要飞起来了,可丁宝娜母女却气得想跳河。

    吴桂花果真在去谷家的小路上迎到了丁宝娜,谷明峰也在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一见到她,丁宝娜就扑进她怀里嚎啕大哭起来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