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超神大武道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7章、乌龙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《转码后不显示最新章节请浏览:https://m.shuhouse.com/book/256/》     内科检查室,伴随着各种仪器响起滴滴滴的声音,测试报告很快就被打印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大碍。看上去应该是身体虚弱的缘故,似乎是最近消耗太大,营养跟不上。”

    身穿白大褂的医生,扶了扶眼镜,把化验单放下来。

    “呼,太好了。”金云国术馆的教员米罗一脸放松。“喂,我说,你这小子好歹也练武快三年了,怎么体质这么差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苏曼捂着嘴笑。

    苏曼当时在训练室看到李吾仙流血倒了下去,出于大家既是同班同学又是同一个武馆的,于是也一起跟来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李吾仙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“看来内功不是能一蹴而就的事情,只不过是从入门级提升到小成级,就搞得这么狼狈,如果当时不是晕过去,我甚至会提升到大成级,那样会不会直接死去?”李吾仙心里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嘴上却说:“看来是最近休息不好的缘故,没什么的,谢谢米罗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你是我的学员,我自然有照顾你的义务。好了,我已经让人拍电报到你姐姐的学校了,想必你姐姐一会应该会到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谢谢了。”李吾仙一想到自己那容易冲动的姐姐,就一阵蛋疼,指不定会出什么事。不过米罗也是一片好心,倒也不能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了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米罗教员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米罗老师再见。”

    李吾仙和苏曼一前一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李,你休息两天再来武馆吧,拉下的课程我想办法给你补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!”

    米罗点点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大夫,我可以出院了吧?”

    本来下午的时候被打吐血就准备晚上去医院看看的,现在没事了李吾仙也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“再观察半个小时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离医院屋里之外的一条马路上,十来个人的郁金一高剑道社的主力,正气势汹汹地往郁金第三人民医院赶去。

    带头的是李媖儿。

    “社长,我们先去医院还是去武馆?”

    “先去医院。”李媖儿担心的是弟弟的伤势,至于报仇什么的自然没有弟弟的健康重要。

    还没到医院门口,突然巷子里窜出三个人,领头的人嘴里咬着棒棒糖,他身后一个纹蝎子的青年正在絮絮叨叨地说:

    “李吾仙算个屁,他也配和大师兄相提并论,明天我谢峰找他打一场,看不把他揍得半身不遂!”

    李媖儿一听到自己弟弟的名字,立刻顿住脚步,将腰间的剑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,刚才嘴里不干不净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卧草,什么情况!”蝎子青年吓了一跳,他和大师兄苏文新正在说些无关紧要的事,没想到突然冒出十来个拿着武器的同龄人。

    苏文新他听说苏曼在三院,陪那个李吾仙,所以也过来看看,担心他们两个真二人世界摩擦出火花来了。没想到突然被这么多人围着。

    苏文新眼尖,一眼看到对方虽然人多,但都是郁金一高的学生,不是社会上的人。这让他心底稍稍放松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苏文新站出来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后面这个身上纹蚂蚁的,嘴里不干不净的,我看他不爽,过来让我刺一剑!”

    “蚂蚁?你个娘们……”蝎子顿时怒极,他好歹算是金云国术馆的二师兄,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?

    不过他话没说完,李媖儿已经一剑刺来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李媖儿最烦别人说自己娘们了,她一直把自己当做一个强者对待。不论在家里还是在学校。

    “蓬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李媖儿的剑被苏文新直接用手接住。

    李媖儿的剑没有出鞘,但着实把蝎子吓了一跳,后者立刻闭嘴了。

    蝎子也算长见识了,第一次见到这种“雷厉风行”的少女。

    剑道社的看到社长动手,一时间全部围了上来,不过他们毕竟是学生,知道轻重,都没有拔剑出鞘。

    “我说同学,你这什么个意思?看你们应该是郁金一高的吧,我们仨是郁金三高的,打架哥几个都不惧,就是得有个说法名堂。”苏文新镇定道。

    不是说一中的都是学霸吗,怎么变成小混混了?

    “哦?看你们穿的衣服应该是什么金云武馆的吧。”李媖儿看对方轻描淡写地挡下自己一剑,也稍稍惊讶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认识李吾仙咯?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……”蝎子在旁边正准备讽刺一顿,被苏文新拦住。

    “认识,怎么?”苏文新道。

    “你偷袭我弟弟,打伤他,我是他姐姐,过来报仇!”

    李媖儿故意把被打说成偷袭,不肯在其他社员面前丢了自己弟弟的面子。

    苏文新等人听了哈哈大笑。三师兄从背后站出来:“你说大师兄偷袭那什么李吾仙?就他那种废物,不要说大师兄,我单手就能给他打残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很能打?”

    李媖儿一笑,刷的一声拔出剑:

    “那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废物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姐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吾仙出来了。

    饶是他二世为人,两世加一起都四十来岁了,也搞不懂眼前的状况。

    苏文新一看,苏曼正站在李吾仙旁边,眼中略显不快。

    李媖儿一听到弟弟的声音,立刻转过身来跑过去,又是揉又是捏的,围着他检查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掀开衣服我看看……唔,身上没伤,听说你吐血了,是不是牙被打掉了,嘴巴张开给姐姐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吾仙推开李媖儿的手,“没事,你怎么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被打了。帮你报仇来的。别怕,姐姐在这,没人能动得了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我只不过是没吃饱饿晕了,刚检查了一下没事。”

    李媖儿一众人等: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文新三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曼这时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李媖儿面色微变,问李吾仙道:“她是谁?”

    “呃,我同学,也是一个武馆的,一起陪我看病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媖儿眼神一怔,高大的身影仿佛一下子缩小了,显得柔弱了很多

    苏文新这时缓缓道:“原来你就是那个郁金一中剑道社的李媖儿社长吧,什么传奇学霸,不过是个疯子罢了!怎么,当个一高的社长就拽起来了,不把我们三中和金云国术馆放在眼里?记得上次报纸还看过你和几个有前科的小流氓打起来,把我们也当小流氓了吗?”

    报纸上?李吾仙很少看报,一时也不知道什么小流氓的事,打定主意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据说那几个被教训的小流氓喜欢侮辱妇女,被李媖儿社长反击了。”蝎子笑嘻嘻地道。

    他这句话十分诛心,让人误会是李媖儿被侮辱后反击的。

    不过李媖儿这时心中莫名很乱,也没听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好好走这路,这位李媖儿同学直接上来喊打喊杀的,搞得我们很尴尬。”蝎子道。

    李媖儿知道自己搞了个乌龙,一时也很无语。不过她心里莫名发堵,于是反击道:

    “就看你们不顺眼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光看你们不顺眼,我今天还要好好敲打你们!”李媖儿的火爆脾气发作了。

    李吾仙赶紧制止:“姐姐!你疯啦,干嘛呢?都是认识的,这苏文新大师兄,是苏曼的表哥。也不是什么外人,我看你是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李媖儿眼圈一红,“苏曼……表哥,不是外人?你意思是我多管闲事咯!好,我走!!!”

    李媖儿直接跑开了。

    “没说她多管闲事……这都哪跟哪啊?”

    李吾仙无语至极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剑道社众人留也不是,走也不是,还是剑道社副社长识大体,站出来道:

    “这是个误会,我替我们一高的说声不是了,不过,你们背后编排李吾仙,把他说的一文不值,还说之后要把他打得半身不遂什么的。这笔账你们自己清算吧,我们走!”

    “另外说一句,我们媖儿社长不是你们可以随意编排的,他已经保送古兰科大的‘军事学院’,你们要知道你们今天惹的是未来的女将军。”

    给自己社长戴了个高帽,社员们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苏文新也是一怔,这年头军人,特别是军官都掌握重兵,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,他充其量以后就是个武者,要和军队比,那就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李吾仙道:“原来你们这么恨我啊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姐姐走了,李吾仙也没心思在这和一帮小屁孩打嘴仗,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靠,大师兄,这姐弟俩把自己当什么了,不就一穷学生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别说了。”苏文新看着苏曼盯着李吾仙的背影的样子,一时感到意兴阑珊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