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超神大武道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3章、吞云功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《转码后不显示最新章节请浏览:https://m.shuhouse.com/book/256/》     “现在要一边跑一边拐弯,让对方没法瞄准。”

    李吾仙按照“谍战片”里的经验,在小巷里四处乱窜,不时听到后面有零星的枪击声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他连头都不敢回,不敢去验证自己有没有逃脱对方的追杀。

    “咚、咚……”

    气喘吁吁,整个耳膜处的血管不停鼓动,让他能清晰地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连续拐了四五个小巷子后,李吾仙迷路了,走到一个死胡同,两边都是灰色的三四人高的院墙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李吾仙长吸一口气,然后缓缓吐出,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啪嗒啪嗒。

    李吾仙能听到脚步声往另一个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但他丝毫不敢放松,谁知道杀手会不会突然追回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听到不远处人潮汹涌的叫喊声,

    “打倒帝国主义!”

    “打倒霸权主义!”

    是游行队伍!

    “声音在左后方,我得往回跑先出巷子,然后往游行队伍方向跑,混入人群对方应该就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李吾仙做了个打算,然后毫不迟疑地往回跑。

    刚出巷口,没跑两步,就听那边一人吼道“站住,开枪了!”与此同时,一声枪响,头边溅起一片碎砖。

    “举起手来。”

    李吾仙看过去,杀手平举着枪,脸色木然。

    李吾仙慢慢举起手,他不敢用命来赌对方的枪法不准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枪离自己脑袋估计只有十厘米,溅起的碎砖块打在脸上,疼得半边脸都麻了。

    “把东西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杀手慢慢走近。

    东西?李吾仙知道肯定是那块阴阳鱼,可是阴阳鱼已经钻进自己身体里了,不知道对方信不信。

    他这时脑筋却出奇灵光,故作求饶道: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,我只是学生,身上总共就一千块钱,刚从联合银行取的,都给你!”

    “都装在这。”

    李吾仙举着手不敢放下,用手指点了点自己口袋的位置,试图取信对方。

    “少装蒜,把那阴阳鱼铁片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杀手一步一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脚步仿佛踩踏着李吾仙的心跳频率,令他头晕眼花,一股股血液冲向大脑。

    “什么铁片?要钱都拿去,”李吾仙又补充道,“兄台,淡定,有话好说……”

    杀手冷漠地靠近李吾仙,然后手指一动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枪声响起,李吾仙眼前一黑,一阵晕眩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死了吗……这也太悲催了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李吾仙才发现自己好像没受伤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吾仙抬眼看去,杀手的眉心有一个枪眼。

    有人救了自己!

    杀手站了大概有三秒钟,才直挺挺地倒下。

    在杀手倒下之后,李吾仙看到巷子尽头趴着一个人,那个人手上拿着一把驳壳枪,枪口还在冒烟。

    是杀手追的那个人!

    趴着的那个人开枪杀了杀手之后,胳膊还举着,看到杀手倒下,他才突然咽气般的彻底趴下。

    李吾仙能看到他身下一大滩血迹。

    大概明白了是对方中枪后一时没死,最后赶过来给杀手补了一枪。

    “这是黑吃黑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吾仙庆幸自己还没死,这时也不敢去验证那个杀死杀手的人有没有死,直接一瘸一拐地跑开了。

    至于报警,李吾仙想都不敢想。印象中这种有枪的,一般都是帮会的。

    李吾仙出了巷口,一直循着人声鼎沸的地方跑去。

    “打倒斯帝兰!”

    “恶魔实验丧尽天良!”

    终于,浩浩荡荡的人群出现在眼前,像极了节假日的超市。

    李吾仙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头钻进人群内,不时举一下手,跟着大家的动作喊着口号。

    “打倒斯帝兰!”

    李吾仙胡乱喊着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还是来了,这就对了!这才是我新时代大好青年!”

    一个学生拍着李吾仙的肩膀大声道。

    李吾仙转头一看,是之前拉拢自己参与游行的学生之一。

    李吾仙点点头。

    跟随人群走了十几分钟,李吾仙不断跳动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乱世人不如狗啊,差点小命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王法吗,还有法律吗?”

    李吾仙想起前世看过的一句电影台词。

    至于报告警察局什么的,李吾仙从记忆中看到的新闻上了解,这样简直就是作死。

    那杀手一看就是一些门派或者地下组织的,对方死了正好一了百了,如果报警的话,事情一闹大,被他背后的组织发现,还指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。

    “李吾仙?”

    沉思中,听到有个人喊着自己的名字,就看到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少女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苏曼?”

    来人穿着和李吾仙一样的校服,正是李吾仙的同班同学苏曼。

    苏曼扎着清爽的单马尾,齐刘海下是一张略显稚嫩的小脸,此刻她鼻子上有些汗珠。

    苏曼靠近李吾仙耳边,大声说:

    “过来,有事找你!”

    人群里吵闹声太大,李吾仙只是点点头,随苏曼走了。

    苏曼和李吾仙一样,在金云国术馆学习格斗术,苏曼是业余四段,不出意外中考前肯定能突破五段。

    二人穿过人群,苏曼拽着李吾仙的衣角,人群声音太大,两人一路无话。

    鎏金的“金云国术馆”牌匾下。

    李吾仙彻底放松下来,外面的人流已经向另一个方向汇集去,周围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去参加游行了?他们尽是瞎胡闹,有许多地痞流氓故意冒充学生,砸了许多自己人的店,你再有几个月就要考试了,不在家复习,也得来武馆好好练功啊,以后别凑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苏曼看着李吾仙,用手弄了一下刘海。

    “呵,国家兴亡匹夫有责,表达民意嘛!我不会去打砸自己人的,放心吧。”李吾仙顺口说着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啊。”苏曼。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

    “国家兴亡匹夫有责,这句话挺有意思,嘿嘿。”苏曼看了李吾仙一眼。

    “呃。”李吾仙不知道怎么回答,看来以后得少说前世的一些句子,太容易让人震惊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这时迎面走来三个人,带头的一头红色的短发,穿着白色短袖的练功服,胸口的肌肉隆起,撑得练功服紧紧巴巴,此刻他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。

    “苏师妹。”

    红发男子打了一声招呼,站在苏曼面前,然后仿佛才看到李吾仙一样,道:“哟,李师弟也在。”

    李吾仙记忆中冒出大师兄的名字,叫“苏文新”,和苏曼似乎是远方亲戚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好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。”

    苏曼和李吾仙都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苏师妹,来学中段课程吗?”苏文新看都没看李吾仙,对着苏曼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快进去吧,报完名直接去授课室,米罗教员已经在里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大师兄。”

    苏文新点点头,往门外走了几步,接着又回头道:

    “师妹,下周总部那边来人,组织考段位,我最近正好有空,有需要的话,可以每天晚上帮你补课。”

    苏曼看了李吾仙一眼,问道:“李吾仙你不是也要考段吗,要考的话一起跟大师兄补课。”

    李吾仙明白苏曼其实想补课,毕竟教员都是按时间来教的,过了时间他们不会花费心思来为学员补课。但另一方面,苏曼不想给苏文新造成自己同意示爱的误会,惹人口舌,所以想拉着自己。

    但是,李吾仙明白苏文新不希望自己也参与,于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额,我最近还没到那一步,先自己摸索打好基础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苏曼回苏文新道:“谢谢大师兄,我也打好基础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苏文新看了李吾仙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阴霾,然后对苏曼挤出一个笑容,“基础不是那么好打的,有需要找我。”

    苏曼恩了一声。

    看着苏文新咬住棒棒糖,走远了。

    李吾仙对苏曼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好像对你有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切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亲戚吗,也可以……恩?”

    “你真无聊!好远的亲戚啦,好了不说了,报名去吧。”苏曼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出了门,苏文新旁边,一个脖子上有个蝎子刺青的壮硕青年道:

    “大师兄,李吾仙那小子和苏曼师妹经常一起来学武,又一起放学,走得挺近啊。”

    苏文新裹着棒棒糖的嘴停了下来,棒棒糖把腮撑起一团鼓包:“蝎子别乱说,他俩没关系,我听说姓李的小子在追一个劳什子混血儿,叫周莎。”

    不过话虽如此,苏文新心头却有点不爽。

    “混血儿?混血儿身材都不错,各个都是波涛汹涌。不过就他,很悬。听说他父母也不是什么大官,也不是做生意的。”蝎子挖了挖鼻孔。

    “小丑一个罢了,练武三年才业余三段,资质太普通了。”苏文新抬头看了看天上的云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能和大师兄比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师弟这时看大师兄心情不好,转换话题道: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这次考核能过七段吧,这样的话你就可以转学去郁金一高了。”

    苏文新笑了一下,“呵呵呵,七段,郁金一高,对我来说只是个两个过程罢了,我也许可以进专业队。”

    “专业队。”两个小弟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专业队要求都是业余九段,进去后再进行专业评级。一般业余九段的实战能力和专业一段差不多。

    金云国术馆前几年就有一个师兄后来进入了专业队,成功晋级专业七段后,被一个资产上亿的美女富豪雇为保镖。

    据说后来这个女富豪还和师兄好上了。

    这对于武者来说,简直不要太励志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肤色黝黑,一头紫色短发的教员“米罗”,此刻正大马金刀地坐在一张太师椅上。

    他身上穿着一套米白色的古式练功服,胸口一排绿色的蜈蚣扣,脚下是黑色的布鞋。

    李吾仙一进授课室的门,就看到这个黑炭一般的教员正一手拿着茶盏,一手拿着茶杯盖,此刻正拿着杯盖拨弄着茶叶,“非洲人在品茶?”李吾仙感觉有点搞笑,但他也明白古兰百族中什么肤色都有。

    道场中间,已经盘膝坐着两排学员了,总共十二个。

    李吾仙看苏曼在第一排盘膝坐下来,于是就在她后面第二排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曼的马尾辫在阳光下呈现淡淡的紫红色,发色和李吾仙差不多。

    从后面看,苏曼的腰肢很细,肩膀也不宽,是那种小巧型的身材。

    李吾仙突然想起自己的“暗恋对象”——周莎,和苏曼一比,简直不能看。

    “唉,真是随便挑一个都比周莎强十倍,真不知道‘以前’的自己是什么品位。”

    看到李吾仙和苏曼一同进来,米罗眼皮都没抬,直到“当”的一声,两点的钟声敲响,米罗才咯哒一声放下茶具。

    “上课。”

    他缓缓站起身来,抱了一下拳。

    “米罗教员好。”

    学员们一起盘膝抱拳。

    “恩。大家好。”

    米罗也不废话,反正这些学员也不是第一次见他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中段课程的学员看来就你们十四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初段课程中,你们学习了我金云国术馆的‘云手’,不过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,那只是打基础的‘小云手’,在中段课程,我将要交你们‘大云手’。”

    “云手的理念,大家还记得吗?你,回答一下。”米罗指着一个金黄色头发的圆脸少女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圆脸少女脸色通红,站起身来,抱拳道:“云手,创自三百多年前的金云门祖师,褚云刚,是模仿天上变化万千的云彩……云彩……呃,创立的拳法,有云推手、行云步、云桩,三个最关键的部分。”

    米罗点点头。

    圆脸少女受到鼓励,接下来的话顺畅多了。

    “云推手,有防御、格档、攻击三个部分的课程,行云步和云桩是基础中的基础,都是练下盘工夫的,一个主动,一个主静,让人能在动静中找到人体的格斗节奏与平衡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以外,云手还有内功心法《吞云功》,练出内息,可以增加自己的体质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,云手理念就是:

    内炼一口气,外炼金铁衣。腹蕴金霞,不畏浮云遮望眼。手炼云刀,动静自如斩破天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错,云手讲究内练一口气,外炼金铁衣。只要内息锤炼通达,再加上外身的淬炼坚实,以及武技的锻炼,就可以发挥人体格斗的极限。你坐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米罗教员。”

    米罗点点头,接着道:

    “中段课程,与初段课程最大的区别是内功心法。之前你们练习的只不过是初步内功心法,只能打通丹田到膻中的中脉。

    中段的内功心法可以打通整个人体正中线的环脉,从腹部到头顶,从头顶到尾椎,再返回腹部丹田。

    让你们内息自成循环,只要达到这个地步,你们的实力将增加一倍!不论是力量,速度,还是抗击打能力,都有差不多一倍的叠加。”

    底下学员相顾,眼神里都充满喜悦之情。

    李吾仙也是心中暗喜,他前世就喜欢看各种武侠小说,也梦想自己能学武,特别是那种打通各种筋脉的内功心法……没想到这一世有这么好的机会能学到内功。

    接下来,米罗传授了中段内功呼吸法,

    “听着我的节奏,一,顿,二,顿……,三四,顿,五六……”

    按照米罗的节奏,李吾仙闭上双目,开始有节奏地呼吸,并将呼入体内的气息用意识引导进入腹部。

    从解剖学来说,呼吸是不可以通达腹部的,《吞云功》对此的解释是,用意念激发的是身体的生物能,所谓的内息是由内而生的。而不是空气被吸进肚子里变成内息。

    就在李吾仙按照米罗的方法闭目呼吸五分钟后,感到一股清凉的气息,从刚才铁块阴阳鱼消失的位置,沿着胳膊上升,然后到了胸口,接着沉入丹田部位。

    是那铁块阴阳鱼…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李吾仙脑海一震,眼前一花,感觉自己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个古意盎然的楼阁模样,上面写着四个字:

    “琅嬛福地”。

    什么东西?!

    琅嬛福地不是出自地球古代人写的《琅嬛记》吗?里面说的仙人存放书籍的仙家洞府就叫琅嬛福地。后来还有个武侠小说家引用了这个名词……

    李吾仙还没细想,就觉得自己的身影不由自主进入了琅嬛福地内。

    一进去李吾仙就呆了,因为他面前还有一个“自己”。

    整个琅嬛福地内部全部是汉白玉铸就,总共大概有三十多平方。

    周身是四面白色的玉石打造的书架。

    除了四面书架外别无长物,地面也是白色的,除了中间地面有一块蓝玉铺就的阴阳八卦图。

    而“自己”就位于中央,盘坐在地面镶嵌的有阴阳八卦上方。

    李吾仙仔细一看,这个人双目微闭,双腿用用个古怪的盘坐形式,双手放置在胸口位置,左掌朝下,右掌朝上,双手虚抱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“李吾仙”通体都由光线组成,如同前世看到的全息成像。

    在这个全息李吾仙的腹部,有一条筷子粗细的白色线条,一直延伸到胸口位置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吞云功炼息……的线路吗?”

    内功心法,需要调息运气,每个门派都有各自的运气方法。

    (5000字长章,求收藏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