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超神大武道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章、李吾仙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《转码后不显示最新章节请浏览:https://m.shuhouse.com/book/256/》 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“开门!”

    一个清脆的女声传进来,伴随着略显狂暴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肖东感到头脑发胀,浑身像散架一样,没理会又继续睡去。

    不知过多久,才逐渐有点清醒,屋外似乎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弟呢?”一个中年男子声音。

    “睡懒觉呢。”这是之前叫门的女声。

    “饭菜放在冰箱里,等他起来告诉他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我们要出去蛮久,身为姐姐你看着他点。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是咔嚓一声关门的声音,中年男子似乎出去了。

    我什么时候有个姐姐?

    肖东迷迷糊糊睁开眼,微微抬起上身,四周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右手边有一个大窗,浅蓝色的窗帘拉了一半,窗户旁有一个书桌,桌子上零散摆了几本书。

    上面有《初三物理》《国学通论》《郁金一高剑道社内功基础》以及一本大部头的《蓝星通史》。

    “内功基础?蓝星?什么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肖东稍微想了一下,然后觉得脑子里像被敲了一锤,昏昏沉沉中无数的画面和音效传入脑海。

    肖东,准确说现在叫李吾仙,穿越了!

    这是一个类似于地球的地方,叫蓝星,他所在的国家叫“古兰”,是一个有着八千年历史的古国了。

    “竟然有一百个民族,号称古兰百族。而且这世界曾经有过鼎盛的武道传承,古代的强者可以飞天遁地……那本‘内功基础’就是姐姐学校发的书籍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古兰国曾经还挺辉煌的,几百年前周围国家都是附属国,可惜后来闭关锁国多年,科技发展落后,现在被列强欺负,到处都是洋人的租借地。”

    大概消化了一些这个世界的资料,李吾仙心里有了些底。

    他前世一无所有,日子过得浑浑噩噩,对于来到这个世界并没多少抵触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敲门声又响起来,姐姐的声音传来:

    “今天周末,你下午不要练拳吗,又偷懒?”

    “再不开门,我就要撞开了。”

    李吾仙身体不由得一抖,这是这具身体的条件反射。

    脑海里出现一个漫画中那种剑道少女的形象——

    “郁金第一高级中学的高三学霸,保送古兰科技大学,同时也是郁金高中最有名的社团‘松风剑道社’的社长!

    智商值武力值双双点满的姐姐——李媖儿!”

    然而热血剑道少女,却是李吾仙的噩梦。

    自从三岁被父母把他接到家中来开始,就没有被李媖儿少打。

    所以上初一开始,李吾仙就报名了金云国术馆学习拳法,历经三年苦练,成果喜人——成为一个合格的沙包。

    “还不开?”

    李吾仙大声道:“好了,来了。”

    打开门,一个少女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少女身高比李吾仙还高半个头,身穿白服黑裤的剑道服,剑道服宽衣大袖,但腰部用带子扎得很紧,可以看出少女细腰盈盈一握,胸口束着练习剑道的护身皮甲,从隆起的皮甲造型,能看到少女胸怀广大。

    比起身材来说,李媖儿的长相就弱了一点,但也养眼得很,属于那种越看越耐看的类型。

    “你昨晚干什么了?”李媖儿越过李吾仙的脑袋,看向后面窝成麻花状的被子。枕头旁是一本摊开的时尚杂志,上面是各种美女图片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睡过头了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媖儿狐疑地推开李吾仙,走进房间,耸了耸好看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酒味。你喝酒了?才多大,窝在家里喝酒!恩?”

    李吾仙编故事道,“昨晚失眠所以喝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这么投入,看《名媛》也能看失眠?我会告诉爸爸妈妈的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不会了,希望你别告诉他们。”李吾仙认怂。

    父母一直对李吾仙管教比较严,要是知道自己躲起来喝酒肯定天翻地覆。看李媖儿似乎不罢休的样子,李吾仙回忆一下以往的口气,道:

    “姐姐,别告诉他们,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酒呢?”

    李媖儿用“那就看你是不是懂事了”的表情,撇了一眼李吾仙。

    “好像在床底下。”

    “挺会藏啊!”

    李媖儿哼了一声,趴在地下,偏着脑袋看着床底。

    “当啷”。

    一声响,李媖儿将酒瓶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酒我没收了,正好用来泡药。这次就不告诉他们,别有下次!”

    古兰国传统武术,都涉及到内功和外功修行,外功需要用酒泡制一些药材涂抹身体。李媖儿的剑道修行也需要泡药练外功。

    撇了一眼枕头旁翻开的《名媛》上惹火的画面,李媖儿略显不自在地跑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背后咯哒咯哒的下楼声,以及姐姐的嘱咐:

    “爸爸妈妈一起去省外参加交流了,大概半个多月回来,让我和你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李吾仙记忆中,父母经常外出“参加交流”——其实是外出旅行。

    “饭菜我热好了,赶快出来吃,我去剑道馆了。你下午没事就多去练练武功吧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“算了,反正你也练不出名堂,不想出去就在家好好复习功课。”李媖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要练武。”

    李吾仙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,赶紧下楼吃饭!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楼下传来关门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冒着弯弯曲曲热气的饭,以及水果沙拉,李吾仙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整天摆着臭脸的姐姐对自己其实挺关心的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这个世界,还是有种疏离感…

    透过窗户还能看到街外的一些蓝黑色四四方方的楼房。

    环顾了一下自己住的三层小别墅,回想前世自己住的蜗居,这种不真实感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按照父亲的说法,如今郁金城不太平,住租借地反而更安全,恰好父亲的一个土豪朋友房子空着没用,用友情价租了下来。

    吃完东西后,李吾仙将碗碟拿到厨房水槽里。

    “嗤——”。

    拧开水龙头,里面快速流动的水呈现一条白色的线。

    边洗碗碟,李吾仙自己捋了捋现状:

    父亲李北望,在教育公司当顾问;

    母亲沈雪,政府小公务员;

    姐姐李媖儿,郁金城第一高中念书,并且是剑道社社长。

    父亲和母亲结婚后一直没要上子女,自己和姐姐都是打小被领养的,父母性格都是那种过日子的老好人,对待自己和姐姐亲生一般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——今年十五岁,是郁金第三初级中学的初三学生,还有三个月就得考高中了。

    “李吾仙……”

    记忆中的父亲喜欢古诗,这名字就是取材于有诗仙之称的一位古诗人的诗:珍珠琉璃安足贵,真仙可以全吾身。

    学习一般,为人内向,没几个朋友,就在昨天还刚刚经历了“失恋”。

    暗恋的对象周莎,投入一个官二代的怀抱。

    他自暴自弃,躲在房间里喝了半斤高度酒,然后就醉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李吾仙叹了口气,消化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后,前世的记忆仿佛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“先按部就班吧,该怎么过怎么过!读书,练武…”

    身为一个初三学生,最重要的是接下来三个月后的中考了。

    脑海中的物理、数学什么的,都还能和这个世界挂钩。——算是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自己上周在“金云国术馆”考过业余三段。如果想继续学习的话,就得再缴纳一批学费。李吾仙决定继续学下去,前世对武功什么的还蛮感兴趣,只是没机会学。

    至于失恋——

    李吾仙脑海里浮现所谓暗恋对象那宽阔的身板,浓眉大眼的长相,不禁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就连这凶神恶煞的姐姐都比她好看十倍……唉,什么审美……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李吾仙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。

    镜子里呈现一个清瘦的少年形象。

    校服是黑色的类似于中山装的套装,里面是白色的圆领衬衣。

    右边胸口别着银色的校徽“郁金第三初中”。

    黑色的头发却微微有点泛红,黑色的眼睛,皮肤比较白,快十五岁的脸还没长开,但能看出来不是什么帅哥,顶多也就是不难看。

    李吾仙对自己的长相还算满意,让他有几分归属感。

    “恩,还不算太另类。”

    自己之前的暗恋对象,头发就是天生紫色的,瞳孔也是紫色的。

    古兰百族,长相各异,几乎囊括了地球上不同人种的肤色长相,更有些种族的人头发天生绿色,想到这里,李吾仙对自己的微微泛红的头发就没什么好吐槽的了。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李吾仙带着垃圾塑料袋,关上门。

    将垃圾袋扔在门口一个暗黄色的木质垃圾桶里,李吾仙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没有雾霾,真好。

    “滴滴滴”。

    出了小区门,看到街上有轨电车按着喇叭行驶过去,没有拥堵,偶尔有一两辆小轿车驶过,更多的是人力黄包车。

    这里的小轿车很像那种电影里的复古的老爷车,圆弧形的顶子,速度都不怎么快。

    总之,这个时代科技要远远落后于地球。

    广播有了,但没有电视,电报有,但没有电话,枪械有了,但没有导弹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头上突然爆开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李吾仙抬头一看,高处一个巨大的,红白相间的热气球缓缓飘着。

    一个人刚把手上的礼花收起来,礼花杆上还冒着烟,用放礼花吸引别人注意力后,旁边人拿起喇叭:

    “丧权辱国,丧权辱国!”

    “皇室必须给人民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然后是铺天盖地的纸张散落下来。

    李吾仙捡起一张传单,抬眼就看到巨大的黑体字。

    用古兰语和蓝星通用语两种语言写的:

    大标题是:“列强的坚船利炮已经对准了望京!软弱的睡狮古兰,还要等到几时才醒?”

    副标题是:“租借地教堂恶魔实验丧尽天良!”

    扫了一眼内容,说的是最近租借地一个洋人教堂用邪恶仪式来让教徒永生…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不远处,传来喧闹的人声,李吾仙转头,浩浩荡荡来一大群人,几乎挤满了马路。

    这群人以年轻人居多,队伍前列有许多横幅,写着:“打倒斯帝兰帝国主义!”“魔鬼实验丧尽天良天理难容!”

    “这是游行,”脑子里出现记忆,李吾仙略感诧异,“以往都不会闹到租借地来,这次声势有点大啊。”

    游行队伍边走边砸一些摊位,这些摊位大多都是古兰人在租借地开的。

    反而街边许多店倒没人动,店主都雇佣了一些帮会人员或者地痞充当保安,这些保安腰间都别着枪,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哗啦。

    一个卖红薯的架子被推翻。

    年纪半百的老头被推倒在一旁,抹着泪央求。

    “同学,同学,我做小本买卖的,一家老小就靠着吃饭啊!”

    一个穿着校服的人,手里拿着自行车锁当武器,对着老头的脑袋:

    “做买卖不会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做吗,在租借地卖让这些洋人吃香喝辣的!不是看你不经打,今天一定给你开个瓢!”

    李吾仙经过一边,实在看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,兄弟,要打去找洋人,打个老头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他是你爹?”一个年纪十七、八岁的黄头发青年看着李吾仙,一个指头点了过来。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一声响,李吾仙直接掰弯他手指。

    “嘴巴干净点!”

    在李吾仙眼中,这些都是小年轻不懂事,他毕竟练了几年武,这一出手对方直接被制服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哎哟,放开,放开。”

    李吾仙一推,小年轻退了几步,略带畏惧地走远了。

    “大爷,这红薯我要了。”李吾仙递过十块钱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这……掉地上都脏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很快游行到了李吾仙这边,刚才被李吾仙撵走的青年和队伍里几个人耳语一番。

    队伍里直接出来三个青年学生,看着李吾仙的校服:

    “同学,什么个意思?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