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抄家流放相公带我囤货忙 > 第 6 章

第 6 章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霍格沃茨之自然使者 乡野风流 霍格沃茨之这个巫师不科学 小可怜被偷人生,顶级豪门来团宠 绑定种植异能后我在兽世种田养崽 喝杯奶茶的作品 掌中香无偿 苗疆蛊术杂谈 我通关了现实日常游戏 漂亮的银行秘书张洁 在校外住的学生每天乘车上学和回家

抄家流放相公带我囤货忙第 6 章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“内个,内个,二,二爷你,你要带我去哪?”

一路被牵着走,秦芜问的心翼翼。

谢真护的也心翼翼,紧紧牵着自己心心念念的手,如珍宝般呵护珍惜,边走边含笑的回,“乖,莫急,一会到了娘子就知道了。”

该死的,这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不是原身的事?这态度是要揭破她还是不要?如果带自己走就为揭破,又会怎么处理结果自己

秦芜心虚,跟着走的脚下发飘,深一脚,浅一脚,忐忑再度霸占心房,手心都出了汗,也不知是自己急的,还是给对方紧拽出来的。

算了,不管了,秦芜两眼一闭干脆豁出了,想着伸头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该来的躲不掉,死就死吧,便放弃挣扎任由狗二爷拉着走。

镇国公府占地极广,五进的院落群,前一进是家中待客办公以及府中大事才用的正院,后一进是府里爷们的书房,再往后穿过花园则是镇国公府的后院,两进中轴线正中是公爷夫妻院落,剩下的则是公府各方爷们的院落,再往后最后一进里则是公府客院,以及客院一墙之隔外仆妇们的聚集地。而公府的库房就位于后院与客院之间,有夹道链接。

不要说眼下的秦芜,便是原主,嫁进门一年,除了出门给长辈们请安问好,最多也就在后花园子里逛逛,这库房所在根本不知。

今个京都城突然戒严,镇国公一大早出府早朝未归,整个镇国公府都如同眼下京都城的局势一样紧绷。

府里的主子有一个算一个,得知了京都戒严主心骨未归的消息,一个个不是缩着就是各自打探消息,再不然就是聚到前头跟当家主母议事去了。

主子们都如此下人们越发不敢放肆,一股山雨欲来的风吹的一个个噤若寒蝉,如非必要活计不敢耽搁,这一个个的恨不得缩头在自己窝里当鹌鹑,根本不敢乱跑,也就狗二爷谢真是朵奇葩。

谢真虽为嫡子,身份却有些尴尬,前头有先夫人所出的嫡长兄,后有嫡长兄庶出姨母为继室夫人生育的嫡子,人家前后是一窝,他虽也是嫡子但无亲母依靠,身份不上不下,在府里看着是个爷,明里暗里却被现在的夫人打压,兄弟忌惮。

谢真拉着秦芜一路疾行,行至花园,穿过游廊,走上过道,偶遇零星几拨下人,谢真拉着秦芜一会避至夹角,一会掩在假山,走走停停,曲曲折折,也不知在这偌大的沉长公府后院走了多久,终于,二人来到一处青砖高墙的院外站定。

仰头望了眼跟前高高的墙,秦芜看向身边松开自己的手,站在墙下左右观察的人,终是忍不住问了句,“这是哪里”

谢真回头,点着这高墙狡黠的笑了,“怎么,娘子好奇想知道”

狗玩意!

秦芜心里骂,面上木呆呆的摇头,“不想。”

秦芜应的干脆,谢真却不放过她。

“娘子不想,可我想告诉你怎么办?”

谢真好笑的上前说着无赖的话,对待她的态度亲昵不把自己当外人,伸来想要替她拂开散乱流海的手惹得秦芜皱眉。

偏头闪躲过,同时抬手不客气的就拍了上去,试图打废某人的狗爪子,不想略逊一筹被狗子躲过,秦芜只觉自己腰身一紧,紧接着双脚一空,而后秦芜愕然的发现,这狗二爷竟然单手环抱着她的腰,都没有助跑,直接一个轻跃便带着她跃上墙头。

“啊!”

秦芜下意识的惊叫,声音才将将起了个头就戛然而止的哑了炮。

谢真早就有所防备,及时捂住怀里人的嘴,足下轻点,飘然落在了高墙之内。

辅一落地,饶是下定决心演戏装老实当牵线木偶的秦芜也急了,窜出某人的怀抱,伸出爪子就去扒拉狗二爷的狗爪子。

察觉到怀中人的抗拒,谢真眼眸暗了暗,松开怀抱,手却未松,怕秦芜过激,忙凑头过来秦芜耳侧压低声音:“娘子,祖宗,祖宗!莫喊,莫喊,这里可是府内公库,家里最最要紧的地方,我放开你,你可千万别闹。”

谢真声音带着告饶,秦芜顿住,倒不是服软,而是不解。

她实在是想不明白,狗二爷好好的带自己来公中库房干什么打劫

“你带我来这……”

“嘘!”

想不明白就问,岂料她一开口,身边的人就连忙抬手压唇比了个嘘的手势,秦芜会意,赶紧压低声音,不自觉的凑近某人,声音微不可查,“你带我来库房干嘛”

干嘛

瞧了主动靠近自己,心翼翼乖巧问话的人,谢真眼底闪过笑意,也不卖关子了,伸手拽住秦芜的手就把人往里头带:“干嘛,娘子跟着进来不就知道了。”

镇国公府的公库占地大,银库跟各色精贵物件都在一处,外头围着高高院墙还有专人把手。

当然,这些身为主子的内贼自是清楚的,抱着秦芜避开守卫暗中闯入,拉着人离开高墙边转了半圈,直接来到了库房院门的大门处,沿着大门处起的青石板行了十几步,眼前是一栋三间墙壁厚实无窗的青砖瓦房。

谢真拉着秦芜上前站定门前,视线落在门上的四方三孔大铜锁上,谢真讥讽的勾了勾唇,心说这能难得倒他?侧头就对秦芜道:“娘子你且瞧好了。”,便直接上手摸上铜锁。

秦芜甚至都没看到人家是怎么捯饬的,他手里明明也没有钥匙,自己就看到这狗二爷几个扭扭拽拽,明明该用三把钥匙才能齐开的特制铜锁,就跟个装饰物一样给他轻松打开。

咔吧一声锁开,取下,推门,在秦芜的诧异中,谢真行云流水的挂上废了的锁头,拍拍手,一把就将傻眼的秦芜就给拉了进去。

“哎哎,你干嘛……”

嘛字都没有落下,身后的门蓦地被关上。

秦芜一个激灵,下意识回头防备,人显得很紧张。这密闭的库房,四下没有一个人,正好是严刑拷打,杀人藏尸的好地方啊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 抗战,我给老李送装备 带着空间穿越成秀才女 三国:从桃园四结义开始 无敌六王爷 从软饭秀才开始称霸天下 开局一把屠龙刀,杀成开国大帝 红楼:开局庶子,嫂嫂请自重! 大汉双壁 带着骑砍速通乱世 父皇,我真不想当皇帝
返回顶部